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符文之子

符文之子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1

这样路西安也无可奈何地点了头,并说道:“那我先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波里斯和兰吉艾。他们围着一张桌子很长时间对望着。在无声中有一光亮在视线处绕啊绕,突然把四周都淹没了。白色周围突然下起了粉红色花瓣,像暴风雨一样随即又恢复了寂静。 “这样再见面是基于什么意义?” 听到了的声音,幻觉也消失了,波里斯也发现了坐在对面的兰吉艾。他的嘴角泛起笑容的一刹那,波里斯明白了。他长高了,脸和脖子的轮廓也明显,原先少女一样的瘦小的身材也开始显现男子汉的本色,内心何尝又不是。那不安的黯淡的少年,已经定好自己的目标,成为毫不犹豫前进的强壮的年轻人。 长大了…… 那时兰吉艾也说:“长大不少,简直难以相信。好几次都对你的未来好奇,过了击剑比赛之后才听到了你的消息,才敢确定就是你。原本可以特地创造机会见面,但我还是一直耐心地等待我们的偶然相遇。” “你到底怎么了?我知道你不像我,你决不会过避世绝俗的生活,所以刚才我大吃一惊,但你还是……。” “你说得没错,我也是跟你一样认认真真地走过我的人生,就从离开培诺尔伯爵家开始讲吧,你离开之后,冬季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当时预料之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说起来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仔细地讲给你听,他不得不放我走,之后得到有一位贵人的相助,并跟他一起去了亚勒卡迪亚,在那个人帮助下我上了葛罗梅学院,但又因其他原因半途而废,并且不能留在亚勒卡迪亚,后来得到在那里相识的依艳的帮助,所以在这里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波里斯知道兰吉艾故意省略了许多部分,但听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不知所以反问: “隐姓埋名?” 而兰吉艾似乎不像走投无路的样子,显得格外坦然,他微笑道: “我为了隐瞒别人的耳目,就像你和路西安一样我做了依艳的伙伴。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可能再住一两个月。” “且慢,那你和依艳……。” 突然兰吉艾把上半身靠近桌子,胳膊放在桌子上面,低声说道: “你知道我追求的是什么。” “那个……。” 只有一种可能性,对!那才是兰吉艾向往的人生。 兰吉艾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好象已看透了他的心思,那种视线充满了火花,仿佛被一触及就会马上点燃燃熊熊烈火似的。他终于透露了秘密: “其实我是共和主义政府的秘密组织的成员,前面提的贵人也是那组织的领导者之一,我上学也是为了在那里引导有政治眼光的贵族子女,让他们成为影响亚勒卡迪亚政治局面的重要人物。虽然活动很成功,但我还是被反对共和主义的保王派追杀,我们的组织是国王的眼中钉,所以一旦被发现,马上就会被处死,他们用高数额的赏金捉拿我,依艳是在学院认识的跟我志同道合的伙伴,她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换句话来说,她也是我们组织的人。” “……。” 这就是波里斯觉察来得依艳和兰吉艾之间存在的美妙关系,真不敢相信,与路西安同龄,又贪玩又富有的贵族少女,竟然是共和主义组织的成员,同时也是兰吉艾的同学。” “出乎你的意料吧?” 兰吉艾微微一笑,把叉拢起来手指的胳膊放在桌子上面。波里斯觉察出兰吉艾已经可以自由地控制自己的感情、对方的反应、对话的强弱、故事的发展等所有的对话局面。初次相见时,保里斯所感觉到的“陌生感”就是这样产生的。从前兰吉艾就说过“我可以感知力量的流动”,自从突破长期以来围困自己的圈套开始,这种才能就更加无限蔓延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不过,那些事你怎么能轻易告诉我这样的人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对共和主义没什么好感,何况我现在正跟贵族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你明明过着隐居的生活,难道就不怕我会告发你?” 兰吉艾无声无息地微笑着。那是一种既不慌张,也无自信的微笑,反而显得十分柔和。看着兰吉艾的微笑,保里斯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就跟有一天兰吉艾说“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时一样。 “这是我的选择,不论结果如何,都由我来承担。我选择了对你说。我是有所求,为了我想要的东西而不惜下赌注。” “你想要的东西?” “不错,你还记得吗?当阴谋脱离培诺尔之手时,你信任我并追随而来。开始时你还有所怀疑,不过最终你还是信任我了。” 兰吉艾递给我培诺尔城秘密陈列室的钥匙时的情景,现在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还有打猎途中他劝波里斯离开的声音……他只准备了必需的东西。也许正是因为兰吉艾的正确选择,他才会有现在的自信。 回想起从前的事情,波里斯又变得多愁善感了。就在这时,兰吉艾的声音又回响在他的耳畔: “你还能像从前一样,再次将生命托付给我吗?” 沉默了很长时间。 没有人过来敲门,只有他们俩的世界,时间仿佛停止了。 比起怀疑的自己,那眼神多么自信!丝毫不怀疑自己选择的道路,勇往直前,并不怕引导别人跟他一起走,实现有价值的生命,如果换过来是波里斯,即使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也不可能用那种眼神让别人跟他走,甚至把生命托付给他,那种自信不得不让波里斯佩服。

但是…… 波里斯知道过去的几个月路西安清澈的蓝眼睛改变了自己,很久以前兰吉艾也曾让波里斯惊讶,尽管是在很多地方两个人很相似,但波里斯觉得他就像镜子里的影像离他很近,但无法靠近。 兰吉艾承诺重逢时要呼唤波里斯的名字,波里斯也曾想过再重逢时,他们俩的关系不会像以前,他还记得当时年幼的他们有很多地方相似,但离别重逢时,那种相同点完全消失了。 他们各自世界的切点,早已成了过去。 波里斯恨自己不能虚情假意的答应跟他走,即使相信兰吉艾想做的事情一定是很崇高的事业,但波里斯不能跟他走,更不能敷衍他,不是因为他否定兰吉艾,而是那种人生不适合自己。 兰吉艾开口了。 “我似乎知道你的答案了。” 波里斯默默的回过头,兰吉艾柔和的口气说: “我也知道太突然,但见到你的一刹那我无法忍住,终于冒失地说了出来,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在很远的将来问同样的问题,答案也是相同的。” 波里斯简单明了的回答: “对不起。” “不,我知道你不是在怀疑我,只不过是你我的追求不一样,我尊重你追求的幸福,许多人都追求这种幸福,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成为勇士,还有刚才我所说的话,也许现在我还不需要你,如果那样我不该跟你讲,我甚至料到你的答案,但我还是跟你提了,因为我想起了我们共同度过的岁月,我不由自主地再想与你共同奋斗。” 与从前截然不同的语气,那时候兰吉艾为了保护自己和弟弟牢牢地关闭心灵之窗,而现在为了走自己的道路,兰吉艾学会了与别人沟通。 “我正准备革命。” “革命”两个字突然改变了兰吉艾柔和的语气,他的眼神重新充满了热情。 “我是一个共和主义者,而对你有特殊的感情,尽管作为自由人我很想跟你亲近,但如果你不能跟我并存的话,那么我们再一次重逢时就可能成为敌人,为了重逢时……” 波里斯知道兰吉艾为了讲下一句话镇静自己的感情,虽然兰吉艾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但为了见波里斯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出现在宴会场,并且他又为了追求革命,连自己的情义都放弃。 终于兰吉艾很冷静的说: “再重逢时,我们互不认识。” “……” 就这样结束了吗?超越友情的感情,他们曾因彼此发现内心深藏的力量而感动并想给予对方帮助,但现在开始这些都将成为过去,波里斯紧闭了眼睛,一会儿他慢慢地点了点头,他知道此刻兰吉艾的心情。作为人类不可能没有留恋,但那种留恋可能同时毁掉两个人。 “我相信你会对咱们俩的对话保密。” 那是对过去情义的信任,波里斯记得摆脱培诺尔伯爵魔掌时曾对兰吉艾说过“一定会报答你。”如果兰吉艾利用这句话,尽管和波里斯追求的相反,但为了实现承诺波里斯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 但是兰吉艾没有那么做,即使是于心不忍,但还是真心真意地问波里斯的意见,也得到了预料之中的结果。 交谈结束了,波里斯有点犹豫不决地问。 “兰之米过得好吗?” “幸亏还活着,托贵人相助,过得很好!” 兰吉艾站起来,向波里斯握手,那是最后一次握手,也是第一次握手。粗大而训练有素的手和细长而坚实的手第一次握在一起。 兰吉艾转身而出房间,没有回头。 “生日快乐!” 七月中旬的某一天,刚睡醒的波里斯到客厅看到一群乐师,他以为自己在梦中,揉揉眼睛一看,乐师还是没有消失。同时也看到了拿着箱子的路西安。 “好,开始吧!” 随着路西安的口号那些乐师演奏无比轻快的舞曲。波里斯在发愣期间乐师已演奏完毕,正嬉闹着,路西安把超大箱子抱给了波里斯的怀抱并说:“打开看看!” 今天是我的生日吗?路西安在半个月之前突然间问过我的生日,这家伙还记得真清楚!事实上波里斯自己对昨天今天也是含混不清。好象很久没有收到这种带蝴蝶结的礼物了,收到这种礼物好象还是十岁前。这么可笑的礼物除了路西安有谁还能想的到呢,想着想着自己就扑哧乐了。 箱子看起来很沉重,不过拿起来比想象中轻得多,着实是吓了波里斯一跳,打开结之后又让波里斯吃惊。箱子内又有个小箱子。 “打开!” 波里斯疑惑地打开了第二个箱子。里面是比刚才的箱子更小的箱子。他瞄了一眼路西安,路西安只是嘻嘻笑道:“你要有耐性,还早着呢!这只是开始。” 真的是很需要耐性。波里斯打开第七个箱子时,开始疑心这些箱子本身就是礼物。 “还剩不多了。” 打开第十个箱子,连那些乐师也开始对波里斯呐喊助威。取出第十七个箱子,那里是一张写着“祝贺十七岁生日!”的纸条。波里斯用放弃的心理打开最后一个箱子。之后是一动不动。 “……” 路西安注视着把手伸向箱子的波里斯。也看到了用两手托住又怀疑似的放回去的他的表情。波里斯用指尖夹住轻轻地揉搓就变成了粉末…,这是奇瓦契司的草——NEEDLEGRASS。铺满在故乡草地上的杂草。 本来是毫无用处的草……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符文之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