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符文之子,她是什么样的孩子

符文之子,她是什么样的孩子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1

正在这个时候。 “太太,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太太!” 听见几个女仆哀求的声音,一会儿又传来什么东西破碎的杂音,波里斯感到有点不对劲,马上问道: “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叔叔出了什么事?” 从没想到会有重新叫勃拉杜为叔叔的这么一天,但当时他的确是这么问的。门卫犹豫了一会儿,再看了一眼波里斯的脸之后,让他进屋了。 进到宽敞的客厅里,波里斯被意外的情景吓倒了。外面看起来还漂亮干净的住宅,里面荒凉极了:曾经装饰过客厅的东西,都零乱地散落在地上。有着颀长优雅瓶颈的花瓶被打碎了,曾经绚烂的花也已经蔫掉了,地毯皱皱巴巴歪斜着,没有谁伸手管一管。 “你是谁?带来什么消息了吗?” 一个年轻的妇人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客厅角落里,猛地抬起头看着波里斯。看来,眼前那个女人就是这家的女主人了,她衣衫不整,头发蓬乱地坐在那里,像疯子一样可怜地颤抖着。 女仆们想把她扶起来,但那个女人几乎是爬着来到波里斯面前。她拽着披在胳膊上的披巾,把挂满泪痕的脸送到波里斯的眼前。 “告诉我!在哪里?那个孩子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回到她爸爸身边了?是不是?那个孩子安然无恙吗?” “你说的是谁?” 波里斯的直觉告诉他这位妇人就是自己的叔母,但没有提起那件事。就算提起,她也未必明白。那个妇人继续向披巾里面缩着身子,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把那个孩子带过来!把我的孩子带过来!我的孩子在哭!听到孩子的哭声我快要疯了!” “……” 波里斯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妇人的两手。妇人大吃一惊想把手收回去,但是不能。波里斯就那样抓着女人的手问道:“你说的那个孩子就是叔母和叔叔的孩子吗?” “叔叔”和“叔母”这句话似乎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好像在思考什么的她突然用尽全身力气甩开波里斯的手,往后倒去,然后瑟瑟发抖地叫来了女仆。 “卢奇卡!波卢娜!快把我带走……我,我……” 波里斯向女仆那边走去。女仆们听见波里斯刚才说过的话之后,知道了他是谁,慌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说道: “那个……那个……太太有点不舒服。” “孩子怎么样了?” “孩子不见了。两天前……孩子在生日那天消失的……主人寻找孩子去了,据说是管家带走的。” “管家?” “是,涂尔克管家。” 那一瞬间,波里斯像是挨了一棍,反问道: “涂尔克管家?” 那个名字已经忘记很久了。涂尔克管家,贞奈曼家族的……他不是父亲优肯的心腹吗!一直以为和父亲一起死了的涂尔克管家怎么可能在这儿出现过? “涂尔克管家这个人,原先就是这里的人吗?” “只知道是主人很久以前就带过来的人。” 波里斯猛地回过头望着四周。需要一个能清楚地解释这些事情的人。这时候,从住宅里出来一个年近七十的仆人,看到陌生人就突然停住了。一个女仆马上跑过去小声说道: “仆人长,那是主人的侄子。” 仆人长的脸色马上变得苍白。他怔怔地看了半晌波里斯的脸,然后结结巴巴地开口说道: “那么说——是去世的优肯他老人家的儿子?” 波里斯为了跟仆人长说话,穿过客厅的时候,这家的女主人,那个年轻的妇人像是行旅患者一样,在地上拖着身子往旁边躲闪着。那个女人虽然很害怕,但是好像感到有重要的话要听,所以没有离开。 走近的波里斯说道: “是的,优肯?贞奈曼是我的父亲。您怎么会知道我?” 仆人的眼睛顿时变大了:“噢,真的是这样的吗?真的是一直活着吗?……真是庆幸的事情……叶妮琪卡小姐去世之前我是呆在贞奈曼住宅里的。……那时候是个士兵。但是两兄弟恩断义绝之后,就跟着勃拉杜主人过来了。总统阁下下令把罗恩的士兵全都收起来的时候,我太老了,所以成了仆人。您不记得了吗?我那时候还常常给你骑颈马呢。” 波里斯已经忘记了这个年老的仆人长。但是,突然,想到叶妮琪卡姑姑死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出生,那么,这个仆人长现在是把我当成…… “我不是耶夫南?贞奈曼。” “啊?那么……” “耶夫南哥哥很久以前就死了,我是他的弟弟。” “啊……” 老人因为太老了,好像连孩子的年龄、外貌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候,贞奈曼住宅里只有一个叫耶夫南的孩子,所以一直念念不忘那个孩子而已。但是,过了一会儿,望着波里斯的老人的眼睛湿润了。 “那么善良的少爷居然去世……” 波里斯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一个全然陌生的人为哥哥的死而悲伤,觉得心里有不知名状的东西涌上来。波里斯好不容易抑制自己的感情,他向老人问道: “小孩儿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涂尔克管家吧?” “他一直在这里的吗?” “是的。看到他来到这里,就知道优肯主人已经不在世了……但是真没想到。您也知道他不是优肯主人的第一心腹吗?我觉得他不是那么容易背叛的人,绝不肯相信他改变了心意。但是几年以来涂尔克对勃拉杜主人忠心耿耿,现在才明白那原来只不过是为了给勃拉杜主人致命报复的漫长的准备。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

波里斯对涂尔克管家把两个人都叫“主人”无法释怀。涂尔克管家不是为了替父亲报仇才把勃拉杜的女儿带回来的吗? “那种和平是随着叶妮小姐的诞生到来的。我因为一直在勃拉杜身边,所以知道得很清楚。引导给小姐起名为叶妮的人是我。我想这位叶妮小姐的诞生,将会成为结束因叶妮其卡小姐而引起的这个家族悲剧的钥匙。打开过一次的门必须得关上,不然的话这种悲剧将不断继续下去。为了关掉那扇门而出生和成长的叶妮小姐,和死去的叶妮其卡小姐惊人地相似。我保证,在整个奇瓦契司内再也找不到像叶妮小姐那样美丽可爱的小姐了。不仅是我一个人,无数医生和帝侯为了看一个小女孩儿出入于罗恩的贞奈曼住宅。所以小姐越长大,我就越发觉得到了结束这个悲剧的时候。” “……” 从没有见过叶妮这个孩子,更加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孩子,但是听着涂尔克的话,对那个孩子不知不觉地产生了怜悯。同时,觉得对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儿想着这些的涂尔克是一个多么恐怖而又难以预料的人。虽然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但是又无法指出来。因为明白涂尔克的这种做法是与奇瓦契司人的“坚强”的性格特质有关。 “况且,勃拉杜主人对叶妮卡其小姐的执著比优肯主人更加地严重。当时阻止叶妮其卡小姐的婚礼,不仅仅是因为政治党派问题,而是不想把妹妹让给别人的心理起了更大的作用。所以他格外地爱着叶妮小姐。我理解他的心情。以前,叶妮其卡小姐对能力风采都远不如优肯主人的勃拉杜,也毫无偏心地关爱着。失去那样的小姐之后的空虚的心,由叶妮小姐来填满了。那时候可能以为可以变幸福了。但是现在我只希望能够以叶妮小姐的消失,来彻底结束家族的悲剧。” 波里斯摇了摇头。他无法理解。 “为什么能结束?小叶妮除了长得像叶妮其卡姑姑,没有任何罪。名字相同不等于是一样的人。为什么那个孩子要替她承受这个罪?牺牲无辜的人,这不仅不是关闭悲剧的门,反而会招致新的悲剧。” 听到这话,涂尔克正面注视着波里斯的眼睛说道: “少爷难道是想原谅勃拉杜主人吗?不可能谁也不死。叶妮其卡小姐和优肯主人毕竟已经死去了,不能死而复活。还没忘记他们的像我这样的人,明白为了防止继续流血需要新的牺牲品。难道少爷不知道吗?” “如果叶妮死了,勃拉杜叔叔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杀死一个人,这难道不是悲剧吗?” “勃拉杜主人再也没有可杀的人了。要杀也只能杀我一个,家族、朋友之类的我什么都没有。” “……” 听着那么沉着又理所当然的话,波里斯没话可说了。他的那种不管自己生死的态度也很令人惊讶,但是能那样深地为死人着想,真是令人无法想象。自己对父亲的死很久以来都没有过什么特别的感觉……相反,耶夫南的不在给他的冲击却非常地大。如果替耶夫南报仇的话,那个对象是叔叔,但是那样做了之后呢?失去女儿后几乎精神失常的叔母怎么办?如果叶妮存活下来那个孩子将会怎样?她们会原谅自己吗? 不,不是的……不是那个问题。奇瓦契司里没有无代价的原谅。涂尔克也一样。就算叶妮是奇瓦契司最可爱的小孩儿,勃拉杜是无法从对姐姐的罪恶感摆脱出来的可怜的人,对于涂尔克来说这不能成为原谅的理由。先死去的人,卢克的眼睛一直在后面追随着。 “波里斯少爷。” 波里斯从涂尔克的声音里听出了某种力量,把头往那边转过去。涂尔克在稍远的地方用那平静的眼睛看着波里斯说道: “少爷和优肯主人不仅仅外貌上像。我知道优肯主人小时候的品性。真是令人奇怪的事情。优肯主人比起像自己的波里斯少爷,更加钟爱像死去夫人的耶夫南少爷。就算是那样,但父子毕竟是父子,优肯主人和波里斯少爷的关系依然没有变化。还有,前面也说过,波里斯少爷现在是贞奈曼家族的主人。” 如果是从前,可能会说“就算是儿子、父亲、家族的主人,那些到底给了我什么”,但是现在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幼稚的回答。如果那样说的话,波里斯也没有给他们任何东西。他们家族遇到的厄运并不是某一个人的责任。还有,并不会因为去另外的领土生活,他的血就会变。 “我最早侍奉过的人是优肯主人。人活在世上虽然有可能获得第二次、第三次生命,但是都无法跟第一次生命相比。在这一点上,我把优肯主人放在中心位置,决定所有的事情。少爷的中心位置上有谁呢?如果您自觉自己是很久以来名声显赫的贞奈曼家族最后的主人,就要放弃对叶妮小姐或者勃拉杜主人的仁慈心。如您所知,那就是奇瓦契司家族的主人应有的姿态。” 波里斯怔怔地看着涂尔克的脸,觉得他好像很久以前就想跟自己说这些话。这就是涂尔克的想法,他也是那样活过来的人。在把背叛看作是最大耻辱的奇瓦契司,涂尔克的真正主人只有优肯,世界上存在着顺序这种东西。那么自己呢? “涂尔克管家,就像你不惜任何代价地想为父亲做事情一样,我也有那么喜欢的人。” “真的吗?真是令人感到意外啊。” “是的,或许感到很意外吧。在您看来,贞奈曼家族里最像主人的人可能是父亲,但我不是。知道吗?父亲那天晚上是在湖边去世的。然后两个孩子存活下来了……把家族的主人位置传给我的人不是父亲,而是耶夫南哥哥。耶夫南?贞奈曼才是我最后追随过的家族的主人。”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符文之子,她是什么样的孩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