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情与欲的激烈战斗02,二号首长

情与欲的激烈战斗02,二号首长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0

管它是不是爱情?和她在一起,总比面对家里那只母老虎好。这样想过,他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晚上,他和她一起在喜来登吃晚饭。黎兆平给了他在喜来登的签单权,无论是吃饭还是开房间,只要他签字便算数,到了年底,由黎兆平和喜来登结账。尽管此,他还从没在这里签过单,这是第一次。端起红酒,两只杯子碰到一起的时候,徐稚宫说,祝贺你,唐处长。唐小舟暗吃一惊,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便问,为什么祝贺?她说,你的公示昨天不是到期了吗?他明白了,她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仅仅因为公示到期以及今天他将她约出来,便认定这是一次祝贺活动。他说,也祝贺你。她说,祝贺我?我有什么值得祝贾的?他说,未来的徐处长,我提前祝贺呀。她害羞地一笑,说,如果真能成为未来的徐处长,那一定是唐部长给的。吃完饭,他以为她会问再去哪里,可是没有。她心里大祝早已经拿定主意,他希望她去哪里,她就跟去哪里。这种女人,他倒也喜欢,不需要多话,更没有那种虚得令人恶心的伪淑女的矜持和假意推拒。一切都简单化,这才是真正的轻松。唐小舟和徐稚宫的关系,很久没有进展,也是因为他怕这种关系累了自已。现在看来,徐稚宫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离开喜来登,走到门对的马路上,唐小舟伸手担停一辆出租车,徐雅宫一句话未说,非常主动地先坐进去。唐小舟关上车门后,对司机说,去碧玺泉。碧玺温泉酒店,是雍州市郊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全中国离城市最近的泉酒店。在这间酒店,唐小舟有一张特殊的消费卡,凭此卡可以在碧交泉酒店任意消费,甚至不受额度限制。这张卡是一个国企老板送给赵德良的,赵德良可能以为只是普通的消费卡,随手送给了唐小舟。唐小舟拿到这张卡后,不清趁到底是怎么回事,特意给酒店打电话查询过,得到的回答是,这是针对某某公司特订的贵宾卡,这种卡,总共只有十五张。持有这张卡,除了单价五千元以上的物品外,所有消费,全部由这家公司9单。唐小舟想,别人说金卡银卡,这张可是钻石卡了。所有消费都由公司理单,那是否意味着,一张卡能有几十万的消费额度?徐稚宫没有来过碧玺泉酒店,根本不知道这间酒店有些什么名堂。要说,这间酒店的名堂也确实多,仅房间就有好多种不同类型,有普通房间,也有带温泉泳池的房间,还有一间总统套房,里面竟然有泉泉眼。餐厅房间和娱乐房间的规格就更多了,你可以坐在温泉池里用餐,也可以坐在温泉池里打麻将。当然.你还可以在温泉房间里享受到其他一切。比如只要你愿意出钱.这里可以请来全国知名的男女明星陪你一起泡温泉。唐小舟来此消费过,比较了解,他直接要了一个温泉套房。这种温泉套房,除了普通酒店的标准间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附属设施。附属设施是一个大区域,分隔两成两大部分,一间更衣室,里面有一张沙发床,两排柜子。一排木柜子用来放客人脱下的衣服,另一排下班拒里面全都是一次性男女泳衣。和更衣室并排的是一间很大的温泉浴室,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温泉池,旁边用玻璃隔出一个淋浴间。将房间的门关上后,唐小舟指着浴室说,这是泉浴室,我们可以去里面泡泉。徐推宫根本不问更多,想都没想,便说,好哇。唐小舟又说,里面的更衣室里有一次性泳衣,你要换吗?徐雅宫说,随你高兴。你想要我换,我就换,你想要我不换,那就不换。唐小舟说,那就不换,哪有洗澡还穿衣服的,你说是不是?徐雅宫说,我把我当礼物送给你,怎么使用礼物,那是你的事了。唐小舟将她楼住,深深地吻她。她说,你要不要打开你的礼物看看?受到鼓舞,他有些迫不及待,在客厅里便将她脱光了。他将她的衣服小心地放在沙发上,再动手脱自己的衣服。他其他很希望她动手帮自己脱,可她没有,她站在客厅里,双手高高地举起,在头顶合拢,整个身体,呈一种波浪状扭动。那一瞬间,他以为她真的是水做的,有一种水光激滋的惊艳之感。他心中的潮动i}涌澎湃,几步跨到她的面前,伸出双手,楼住她的腰。她的腰扭动,并且希望带着他也扭动。他的舞姿不好,不敢在她面前显摆,尤共是不光着身于显摆,便一把抱起她。她欢快而又惊喜地叫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楼了他的脖于,让自己的整个身于,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他抱着她,向浴室走去。温泉池放满水需要过程,而徐稚宫又觉得这种公共浴室不太卫生,放水过程中,她极其小心地清洗着浴池。唐小舟说,酒店每天都要消毒的,很严格。徐稚宫说,就算再严格,我也要亲自做过,才放心。从浴室回到房间,第一时间,唐小舟拿起手机,见有好多个未接电话,他一一查看,没有赵德良的电话,也没有办公厅的电话,最多的是谷瑞开的电话。估计这些没有接到的电话都没有大事,他便没有回,转而查看短信。谷瑞丹大概见打了多次电话他没接,便发来短信,问他:那件事怎么样了?唐小舟本不想理她。转而一想,不趁此机会叮一叮她,以后可能更麻烦,便回复说,还不清趁,秘书长肯定了我的态度和做法,但要不要处理,还要进一步研究。

黎兆平问,丁应平来雍州了?什么时候来的?唐小舟说,应该会来吧,到时候,想请他的人一定会很多。如果你现在提前预约,就变成了时间优先。好了,我这里有事,不和你多说了。黎兆平自然是不肯放过任何机会的,何况,丁应平要当宣传部长的传说甚嚣尘上。黎兆平当即给陈志光打电话,然后由陈志光将电话转给了丁应平。黎兆平说,丁书记,我已经定好了今天晚上喜来登的房间,请你吃饭。丁应平吃了一惊,说,今天晚上?有什么特别的事吗?黎兆平说,请你吃饭就是特别的事嘛。丁应平说,你是说防汛工作会议吗?延光市长带队去,我有事,没有去。听了这话,黎兆平有点奇怪,难道说,丁应平并没有安排来雍州,但唐小舟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前一段时间传说丁应平要当宣传部长,是不是此事已经有了确切消息?想到这一点,他便说,总而言之,我已经定了喜来登的房间,就算是排队,我也是排第一个。接着,他说了一句狠话。你如果不到,我就去雷江把你绑来。下午要开防汛减灾动员大会,赵德良没有在高铁工地吃饭,而是赶回省委,在省委小食堂吃了午餐,返回办公室时,马昭武和余丹鸿已经到了。此时,马昭武已经接到了中组部的通知,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余丹鸿还不清楚。赵德良开这个碰头会,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通报此事,并且由省里安排一个人陪丁应平进京接受任职谈话。这个人确定为组织部副部长文舒。另一件事,要余丹鸿准备召开常委会,议题是丁应平之后,雷江市市委书记人选。碰头会时间很短,马昭武回去之后,立即给丁应平打了电话,要求他将身份证传真过来,组织部统一订机票。这个消息,自然比唐小舟任省委书记秘书的消息传得要快得多。丁应平几乎是在挂断马昭武电话的同时,便有祝贺的电话打进来。对这些电话,丁应平一概装糊涂,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启程前往省城,丁应平并没有带陈志光,而是带着任大为。这也是丁应平圆熟之处,他早已经想到,定会有很多人打电话找他,他把这个麻烦扔给了陈志光。考虑到黎兆平约他吃晚饭的事,他现在总算明白了,消息很可能是唐小舟透露的。这也算是唐小舟投桃报李吧。既然如此,他自然要表示一点意思,便对任大为说,你给小舟打个电话。唐小舟接起电话,问任大为在哪里。任大为说,在车上,和丁书记一起去雍州。唐小舟明白了,说,我听说,黎兆平已经定了房间,你叫丁书记准备几瓶好酒吧。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此时,这件事已经不再是秘密,几乎整个江南官场,都已经知道丁应平是新任宣传部长。最苦的人是陈志光,他的电话简直被打暴了,几乎所有的电话,都是祝贺,套近乎。这类电话,陈志光不能不接,接了便只有一句话。我没有和丁书记一起,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那些人想当面向丁应平祝贺,可又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他的手机号,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就算是知道手机号的人,此时也无法和他取得联系,因为手机拿在任大为的手上。丁应平之所以一直带着任大为,目的十分明确,他希望打好唐小舟这张牌。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情与欲的激烈战斗02,二号首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