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商贩和权杖勾搭成奸03,第十三卷

商贩和权杖勾搭成奸03,第十三卷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0

回到办公室,唐小舟就想,该找哪个企业去化缘呢?以前当记者时去化缘,可以有广告回报,人家都爱理不理,现在半点回报都没有,哪个企业是冤大头,肯做这种事?思来想去,恐怕还只能找关系比较好的企业开口。对方知果有半点犹豫,便直接说明好了,自已这个年确实难过,请老兄一定伸出援助之手。平常到他这里走动的企业不少,算一算,有几十家,效益特别好的,像江南烟草、中国电信江南公司、南方重工、江南有色等。这些企业,过年过节,送给自已的购物卡,都是三两千的,还要外带一大堆物品,知果找他们化大几千块钱的缘,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吧?将所有企业在心里筛过一遥之后,他决定第一个找江南烟草。真是奇了怪了,他拿出自已的手机,认真地翻找了好几遥,竟然没有王禺丹的电话。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呢?不久前一起上北京,几天时间,他们都在一起,感情还算不错,怎么就没有把她的电话输入手机?想想只有一种可能,那段时间,主要心思用在邝京萍身上,大概忽视了共他的事。只好翻开省直机关电话号码薄,上面果然有江南烟草董事长办公室电话,唐小舟立即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非常年轻动听的声音,对方说,您好,这里是江南实业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有什么事可以帮到您?唐小舟知道这不是王禺丹的声音,应该是王禺丹的秘书。上次去北京的时候.她的秘书也去了。唐小舟想了一下,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但还能记得她性骨。便说,骨秘书吗?我是省委办公厅唐小舟。骨秘书立即换了一副十分热情的腔调说,原来是唐处长,您好唐处,今天,我们董事长还提到您,说您这次提了处长,要我打电话和您约一下,找个时间为您庆祝。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唐小舟说,谢谢愚丹姐,谢谢骨秘。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现在我的头都是大的,哪里还有情绪吃饭喝酒?哥晓形说,刚刚升上处长,应该券风得意呀,什么事把你的情绪搞坏了?唐小舟说,你只知道当了处长是升官了。我以前也觉得,当了处长,是真的券风得意了。可哪里想到,处长不容易当呀,下面还有十几号人呢,又遇到马上过元旦,接着就是过吞节。以前的处长,到了过年过节,要给处里的同事发物质发奖金,我到哪里去弄这笔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骨晓形果然伶巧,立即明白了唐小舟的意思,说,这样吧,我向王总汇报一下,过一会儿给你回电话。我先桂了。唐小舟还没有说结束语呢,对方就已经桂了电话。唐小舟想,王禺丹的秘书就这个水平?怎么着,也要等人家说过再见吧。不过,从她的话意可知,她似乎明白了。难道说,这次化缘成功了?那么,能化到多少?别是一千两千打发叫化子吧?骨晓形去向王禺丹汇报,大棍不会那么快就有结果,是等她的回话,还是继续打下一个电话?正考虑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只有号码没有名字。没有名字,说明此人在唐小舟的心里并不重要。但不重要不等于就能轻视,所有打到他这里来的电话,都有可能是大事,他必须接听。对方说,唐处你好,我是吴三友。吴三友?唐小舟一愣。这个吴三友,属于唐小舟讨厌的人。吴三友原属于官商,早年,岳衡市岳衡县创建岳衡县酒厂,他被任命为梢售科长。这个人在梢售上面确实很有一套,硬是将岳衡酒厂生产的雍康保健酒梢到了全省各地,后来又梢到了全国各地。吴三友是有功之巨,县里便将他提拔为厂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企问题积重难返,成了国家的大包袱,为了丢掉这个大包袱,国家出台政策,进行国企改制,市级以下企业,允许私人购买或者进行股份制改造。国家出台这一政策的初衷,肯定是要改造那些包袱企业,而不是改制那些效益好的企业。就算是改制效益好的企业,也要卖出一个好价钱。可是,下面在执行政策的时候走样了,很多质地优良的企业,被贱卖了。岳衡县酒厂,也被列入了改制企业。吴三友花了大量的钱财,诗来省里的一家资产评估机构,评估的结果,岳衡县酒厂总资产二千余万。县里因此决定,三千万卖掉,先期付一千万。吴三友便以私人名义,向银行贷款一千万,将企业买了下来,更名为雍康酒业有限公司。有人说,资产评括的时候,酒厂的实际净资产是七千万.债务五千万。实际上.酒厂的净资产超过了一个亿.而那些债务.也都是吴三友做出米的,实际根本不存在。不仅如此,雍康保健酒品牌的无形资产,可能值两个亿甚至更多。资产评怡时,一分钱木算。这一改制过程,国有资产流失,可能高达三个亿。曾有好几家省里的新闻单位想揭开这个盖于,有几名记者也曾进行过一些调查,可吴三友财大气粗,早已经买通了省里的关系。省里有人替他捂盖子,将他列为改革开放的共型,几是涉及雍康酒业的负面报道,一律不准发,省委宣传部甚至为此下过文。如今怕雍康集团,更是富得流油,除了酒厂利润丰厚之外,还多向发展,在当地的房地产业和采矿业,都成了老大。如此一个大企业,却只向县里缴三百万的定锐。唐小舟认定,这个定锐制一定有猫腻,所以上次带着徐稚宫跑去采访,却被吴三友一个电话赶了出来。唐小舟认定,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出事的,谁惹上他,谁便可能在未来倒霉。自从进入省委办公厅之后,吴三友无数次给他打电话,希望请他吃饭,唐小舟均以忙为借口推脱了。现在,吴三友再一次打来电话,唐小舟原本想一口回绝,转而一想,处里不正为创收发愁吗?我何不宰吴三友一刀?反正钱物全都交给处里,自已不经手一分,就算将来有什么事,也找不上自已。为此事搅尽脑汁的时候,想到的只是关系不错的企业,没有想过像吴三友这类自已计厌的人物。他既然自已撞上门来,不宰他又宰谁这样一想,他的语气也就变了。唐小舟不威不淡地说,哦,吴大董事长,最近又骗了多少女大学生?吴三友对女人的爱好比较独特,他本人是初中毕业,却对女大学生情有独钟。女大学生中,他还只找三年级以下的,毕业生或者研究生,他就没有兴趣了。除此以外,他还讲究处处都有家,个个都如花,夜夜当新郎,从来不空床。所谓处处都有家,足指每个城市,都有他安下的家,走到哪里,都是回家的感觉。这个夜夜当新郎,从来不空床的要求就比较高了。如果你在每一个城市安一个家,而你去那座城市又是随机性的,极有可能你去的时候,人家身于不方便。如此一来,你就得空床了。要保证不空床,就得有后备,甚至有后备一和后备二。按照吴三友自己吹牛,所有的省会城市,除了比较偏远的几个之外,每个城市,他有两套房于两个家,另外还有几个临时性女友。这些人,全都是女大学生。目前,他正在将这项工作向二线城市拓展,就像他当年推梢酒一样,他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网点。因为吴三友本人并不避讳此事,唐小舟才会拿这件事和他开玩笑。吴三友说,首长,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怎么能说骗?我遵循的是公平自愿原则。首长是不是有兴趣,我给你介绍几个?唐小舟说,拉倒吧,你穿过的烂鞋,我才不穿。我怕有脚气。他原本只足开玩笑,吴三友却认为他是怕有病,立即说,你放心好了,我让人家带上体检证明,保证无每无菌,自然环保。唐小舟说,吴总,你有事吗?吴三友说,我明天到雍州,首长有时间接见我一下,一起喝杯小酒呜?唐小舟说,我现在都烦死,哪里还有心情喝酒?吴三友顺着竿子往上爬,问,什么事让首长心烦?唐小舟说,还能有什么事宁还不都是因为当了这个鸡蛋处长?处里十几号人,每年年前都要发点福利。今年这事就落到了我的头上。你想,我十一月才当上处长,两个月之内就向我要福利,我又不是财神,变不出钱。吴三友说,哎哟唐处,这算什么?唐小舟说,对于你吴大董事长自然不是事,对于我就是大事了。吴三友说,不it是钱吗?多大个事?钱是王八蛋,别的东西我没有,王八蛋,我这里还有几个。你说吧,大王八蛋小王八蛋,我给你整几个

唐小周说,关总真会说笑话,我是政府你是企业,政府怎么能向企业伸手?吴三友说,要不,我给你送去五万,外加十箱酒,行不行?唐小舟说,不行不行,你别乱来。你别让我犯错误。吴三友说,犯什么错误?你也足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为同志们谋福利,同志们的福利好了,工作起来劲头更足,为书记服务就更好,这是为全省人民在工作呢。再说了,钱这种东西,装进自已的腰包,那是私款,装进单位,那就是公款。只要你自已没拿一分,走遍天下,都说得过理。唐小舟说,你这是歪理。吴三友却缠上了,以一种极其诚恳的语气说,我说首长,我们的感情也不足一天两天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你就让我为首长作点贡献,替首长排一回忧解一回难,好不好?我吴三友这个人,虽然没读几天书,大老粗一个,但骨气还是有的。我一辈子不求人。但这次,我就求一求首长了。让我表现一下,求求你。唐小舟说,为了这事,我已经够烦了,你就别再给我添堵了,好不好?事情我自已会解决,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钱。吴三友就和唐小舟磨,他那张嘴还真是厉害,竟然拉出一大堆关系,说出一大堆理由,似乎唐小舟不接受他的建议,不仅伤害了他的感情,也伤害了很多朋友的感情,伤害了整个江南人民的感情。无论他说得知何天花乱坠,唐小舟还是一句话,真的不行。吴三友顺竿于往上爬,立即加了一倍,说.这样,十万,二十箱雍康保健酒唐小舟暗想,有了这笔钱,年底的奖金以及年后的开门红包,全都解决了。尤共令他觉得满意的是,这笔钱,还不是他向吴三友计要的,而是吴三友求他要的。在吴三友面前,他不能表现出这种态度,便故意端着说,我们再联系好不好夕赵书记叫我呢。先挂了.下午,骨晓形的电话来了,她说,王总已经批了,二十箱烟。够不够,不够,我再找王总想别的办法。唐小舟心中一惊一喜,二十箱烟?什么烟?五元一包的平江南?那可有点拿不出手。就算拿不出手,一箱也有二千五百元,二十箱,可就是五万元。有没有可能是二十多元一包的硬江南?或者五十多元一包的软江南,更甚至是七十多元一包的精软江南?唐小舟说,这怎么好意思?骨晓形说,唐处,你就别不好意忍了,你说吧,是你来拉,还是我派个车送过去?唐小舟说,我肯定抽不开身,这样吧,我看看处里能不能抽出人来。你梢等一下,我给你回话。放下电话,他便来到楼下侯正德的办公室。侯正德见到他,大棍也从他的表情看出了端倪,问道,唐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唐小舟不动声色地说,搞到了一点烟,应该可以解决点问题。侯正德惊喜地问,多少?唐小舟说,二十箱。你是不是找个人去拉一下?另外,这么多烟,拉回厅里恐怕不是太好,得想办法找个地方充存放着。侯正德说,这个没问题,处里在外面借了一套房于,主要是用来放东西的。唐小舟说,那好,这是电话,你直接和王禺开的秘书骨晓形联系。下班前,侯正德米了他的办公室,看上去显得非常激动。唐小舟诗他坐下,替他沏上茶,问,解决了?侯正德说,解决了。唐处,这回多亏了你,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呀。唐小舟还是不动声色,轻描淡写地问,是二十箱什么烟?侯正德说,精软江南两箱,软江南八箱,硬江南十箱。唐小舟在心里算了一下,两箱精软江南,市场价差不多七万,八箱软江南,市场价二十万,十箱硬江南,又是十多万,这一笔,岂不是快四十万了?唐小舟说,哈哈,太好了,现在你侯处成小财主了。侯正德咳咳一笑,说,唐处,看你说的。这都是你的功劳呀。你看,这些烟怎么处理?唐小舟说,处里的事你决定,我没有意见。侯正德说,我想过了,两箱精软江南,就放在你的办公室。你接触的人不一样,肯定用得着。其余的就放在处里,过年的时候,每个员工发两条,厅里的领导,恐怕也要意思意思。唐小舟说,你说怎样就怎样吧。我再强调一次,处里的事,以你为主,我只是协助你。这次的惊喜还没有退去,第二天一早,又有惊喜来了。吴三友将两台车开到了省委大院,他自已坐的小车,有省委的通行证,直接进来了,一台卡车没有通行证,被担在了大门口。吴三友这家伙也真是张扬,竟然提着一只帆布袋,装着十万元现金,直接闯到了唐小舟的办公室。进了门,吴三友将那个袋子往唐小舟的桌上一扔,说,给你。唐小舟对他没有丝毫热情,坐在位子上,动都没动,平淡地问道,这是什么?吴三友说,王八蛋呀。唐小舟装出一.就很生气的模样.说.吴这样真的不好.还是请你吴三友说,有什么不好的?你不经手,你就足要伸手拿,我都不让。这样好了,你找个人来经手一下,以后,就算有人问起来,你也只看过这只袋子,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唐小舟说,可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袋于,这是钱呀。钱是好东西,可又烫手。吴三友便摆出一副乞求的表情,说,我的好哥哥,你这个人,真足的,干嘛这么实诚?你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兄弟认识也不足一年两年了,这么多年的交情,别说拿我的钱,就算是连我的烟,你都没抽一根呀。我求求你,让我替你做点事,好不好?吴三友一脸的真诚,给唐小舟的感觉,他若再不答应,吴三友会在自己面前跪下似的。唐小舟装着想了想,又表现出一副恭敬不从命的姿态,说,那你等一下,我叫个人上米处理。他拿起电话,拔通了侯正德的办公室。侯正德刚刚喂了一声,他便说,侯处时,将那个农于提起来,交到孔思勤手上,并且向孔思勤使了个眼色。直到此时,侯正德仍然英名其妙,但唐小舟叫他带吴三友下楼,他又不好不照办。据孔思勤后来告诉唐小舟,下楼时,侯正德不断朝孔思勤手里那只袋子里望了好几眼,又冲她示意,意思要她看看,里面是什么。趁着侯正德和吴三友在前面走不注意后面的机会,她悄悄地打开了袋子,见里面全是一扎一扎的票子,叮了一大跳。侯正德再次转过头来看她时,她便举起一只手,将三只手指捏在一起,搓动了几下。侯正德的目光下移,看了一眼那只袋子,大概是估计一下数目,眼晴里顿时有特别的光射出来,对吴三友也就热情了许多。到了楼下,侯正德请吴三友坐下,孔思勤给吴三友倒上茶。吴三友说,侯处,其他的事,等一下再说,我还有一辆车被担在门口了,车上有些酒,你派个人去处理一下吧。侯正德一听,还有些酒,看来,这个年会过得很丰盛了,立即对孔思勤说,小孔,你去叫杨处处理一下,我留在这里陪吴总就行了。另外,你去定个房间,要好一点的。定好后告诉唐处一声。以前有广告回报,拉赞助都难于上青天,现在,什么回报没有,人家却愿意送钱上门,这个差别实在太大了。坐在办室里,唐小舟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宁为什么一切都是颠倒的?再深入地想一想,其实,也根本就没有颠倒,商人对于利益是最敏感的,他们很清趁只有和权力勾搭成奸,才能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们都乐意在权力上进行投资。自已今天的行为,真的是为了工作为了单位而不是腐败吗夕显然,任何权力外延之后寻找利益扩大化的行为,都是腐败,所不同的是,将利益装进自已的腰包,足个人腐败,而将利益装进行政机构,却是行政腐败,都是一种权力变现行为。这就像某些女人,你默默无闻的时候,她们连看你一眼都显多余,一旦你拥有了权力,她们立即愿意投怀送抱,主动上床。她们蔽身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权力。不管是打着爱情的名义,还是打着支持工作的名义,都是对权力的收买。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商贩和权杖勾搭成奸03,第十三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