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第十二卷,二号首长

第十二卷,二号首长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0

唐小舟说,是太不好了。赵书记,我跟你说真话。我做现在的工作,是非常努力非常投入的。表面上看,或许大家觉得我喜欢这份工作,或者觉得我适合这份工作。只有我自已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或者说,仅仅只是我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人,对待工作的一种态度。但另一方面,我把这个工作,看成我人生的一次极其重要的机会。所有人都以为,我在日报社当记者,那是一份非常风光非常体面的职业,只有我自已清趁,这十几年,我过得非常屈辱非常没尊严,我是希望通过现在的工作,重塑自我。赵德良说,这么说,谷瑞康的处分被撤梢一事,也是你老姿打着你的名号做的?唐小舟说,不,这件事,我确实出面找过周书记的秘书王森。赵德良轻轻地峨了一声。唐小舟说,我之所以出面,有两个原因,一个,确实是私人的原因。尽管我和老姿的关系不好,但也不想她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吵吵闹闹。我知果不出面,她就会和我吵架,没完没了地吵,一见面就吵。那样,我根本没有情绪投入工作。另一个原因,我觉得那个处理太重了。若是站在我和谷家的关系角度考虑,我是真的不愿理这件事。但是出于一个普通人的感情,尤共是一个曾经当过记者的人的良知,我接受不了。对方不就是有权有势吗?把人往死里打不说,还要赶尽杀绝,有点太没有人性了。也许是当记者养成的性格吧,见到不平的事,我知果要忍的话,比杀我一刀还难受。听到这里,赵德良笑了,说,兆平说你很有个性。我和你相处近半年了,今天算是第一次看到你真正的个性了。唐小舟见他笑了,心中顿时一松,才感到背上有一股冰凉的感觉,一定是湿透了。他振着了一下精神,说,我不同意你这句话。我认为,这半年我表现的也是我的个性。我能够彻底改变以前的自己,难道不是一种个性?赵德良说,那不是个性,而是一种力量。唐小舟说,是,我就是想做一个有力量的人。但我所理解的力量,或许和别人理解的不同。谷瑞丹就经常说,我不是个男人,没有一点男人的霸气。或许,她所说的,就是常人所理解的那种男人的力量,外在的力量,可以用物理方法测量的力量。而我所理解的力量,是另一种力量,是一种思想的力量,一种精神的力量,甚至是一种人格的力量,这种力量,无法量化的,也是用物理方法侧不出来的。我希望自已能够拥有这种力量,因为我认定,这是一种更大的力量。赵德良说,好了,这件事,我清楚了。你找个机会,去和余丹鸿同志谈一谈。有些事,该解释的,尽量向他解释一下。回到办公室,唐小舟才发现,自已的衬衣都已经湿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里有空调,按说,不会出这么多汗的,而他出了很多汗,当时竟然没意识到。这是不是说,刚才的谈话,他高度紧张?想一想,自然紧张,有人在背后搞自已的鬼呢,他能不紧张吗?当不当这个处长,他无所谓,只要赵德良能够认同自已,在省委书记秘书这个位丑坐稳了,这个处长,迟早都是自已的。他之所以紧张,恰恰在于,他无法评估,某些人背后所使的坏,会不会彻底颠覆赵德良对自己的看法?赵德良最后一笑,让他明白了,这点事,对于赵德良来说,那完全不算是事

公示期还剩下最后一天,唐小舟原以为,自已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处长,不会有人和自已过不去。岂知这天上午,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是赵德良,立即拿起电话。赵德良说,你过来一下。唐小舟以为赵德良有什么工作要交待自已,放下电话就过去了。让他没想到的是,见他进来,赵德良头也不抬地说,把门关上。他转身关上了门,赵德良又冲他挥了挥手,说,你坐。唐小舟心中顿时打起了小鼓,这样的经历,他还从来没有过,今天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毕竟是公示期的最后一天,他因此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刚刚坐下,赵德良便抬起头来,说,听说你和小孔的关系不错?唐小舟一时没明白过来,说,小孔?哪个小孔?赵德良说,办公厅的孔思勤。唐小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起此事,便说,也就是一般同事吧。想想又觉得这样的答案,或许并不能令赵德良满意,便又说,她每天早晨来这里打扫卫生,知果你不在雍州的时候,我不需要去迎宾馆接你,就直接来办公室,那时会碰到她,偶尔也说几句话。赵德良说,就这些?唐小舟说,就这些。赵德良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说,你有一个哥哥叫谷瑞安?唐小舟一下于糊涂了。先问孔思勤,现在又问谷瑞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不是我的哥哥,是我老姿的哥哥。赵德良说,听说,谷瑞安以前在一家工厂当厂长,但是那家工厂效益不好,快倒闭了,最近调到了市地税局?唐小舟说,他以前的工厂效益不好,我知道。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太了解。我和谷家的关系不是太好。由于性格原因,以前在报社,跟社里的领导关系没搞好,一直比较受压。谷家有一种权力情结,见我是农村出来的,又当不了官,所以很瞧不起我。我只好和他们保持距离,对于他们家的事,基本是听一听,不参与。听说最近是离开那家工厂了,到底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赵德良说,可是,我怎么听说,谷瑞安进人市地税局,是你找了关系弄进去的?唐小舟明白了,一定是有人写了自己的举报材料。他当时便想跳起米,这是哪个王八蛋吃饱了饭没事干,竟整出这样的事?他妈的,也实在太阴险了。再一想,自已早已经决定重新做人,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想说就说了。他将即将喷出的火气怒气又强行压了下去,对赵德良说,知果你问我,我可以回答的是,这件事,与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知道这件事是我老姿跑的,她打没打着我的旗号,我不知道。如果调查的结果是打了我的旗号,我相信,并且无话可说。我们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她满着我干些什么,我确实无能为力。赵德良说,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的夫妻关系很紧张,整件事情,是她满着你干的?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卷,二号首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