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榆木疙瘩

榆木疙瘩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15

图片 1
  马明大学毕业考取了公务员,被指派到乡旮旯镇政府上班,因是新人,便在办公室打打杂,擦桌凳、烧热茶、递递烟、扫地、关灯。一年下来,伟大理想和万丈豪情,好像被这三岁小孩子都能胜任的工作蚕食殆尽了。
  马明很苦恼,经高人提醒,忍痛买了两箱名酒,求到李书记办公室主任柳照青。两人找了家小酒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明苦恼道:“柳主任,帮帮兄弟吧,大小让李书记给我安排个正经活儿干!”柳主任嘿嘿地笑道:“马老弟,想独当一面吧?”马明如遇知音,紧握他右手,感激涕零:“还是柳哥懂我啊!”过不了几天,马明就被派到了大用场了。
  麦收季节,县政府三令五申,严禁焚烧秸秆。马明被派到偏远的行政村主抓此项工作。他叫上村领导,每天骑着那辆电动车在田间地头巡查,就像守着的是绝世珍宝。可村内还是发生了焚烧秸秆的严重事件,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李书记被叫到县里,县委书记当着大众的面,把他熊得热汗横流。李书记回到镇里,如法炮制,把马明骂了个狗血喷头,不仅解除了他的工作,还扣罚了当月工资的百分之二十,以儆效尤。
  马明郁闷得摔跟头,又买了两箱名酒,去求柳主任。小酒馆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明伤心地说道:“柳哥,再帮帮兄弟吧,不然我这辈子就完蛋了!”柳主任同情地说道:“马老弟,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让我说你啥好啊!过些天,等李书记消消气再说!”小马紧握柳主任的手,感恩戴德地说道:“多谢柳哥慷慨相助,滴水之恩,定会涌泉相报!”
  不久,精准扶贫工作铺天盖地地压下来,马明被派到旮旯行政村驻点。天有不测风云,马明上任的第六天,县长热线接到行政村一个老大爷的电话,大骂领导都是狼心狗肺的畜生。原来,有的富得流油的人家都吃上了低保,成了精准扶贫户。老大爷一家人都是体弱多病,属于标准的困难户,可低保和精准扶贫却没他家的份儿。县长派人调查后,把李书记叫到县政府,一顿夹七夹八地臭骂,骂得李书记不辨南北。回到镇上后,李书记挽胳膊捋袖子,指着马明鼻子,骂遍了他祖宗十八代,要不是柳主任在场相劝,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马明热汗通流,体若筛糠。
  马明再买了两箱酒,求到柳主任。小酒店内喝起了闷酒。马明痛苦地说道:“柳哥,我亏啊!行政村那群王八蛋徇私枉法,胡搞乱政,我一时怎能弄得清楚呢?我是替罪羊啊!”柳主任拍着他的肩膀头安慰道:“李书记也清楚,不过没办法,地方上那些干部都是地头蛇,会来事儿,李书记也得睁只眼闭只眼!他挨了熊,总得找人出出气吧?”马明失落地说道:“我在李书记眼里真的是一无是处了!”柳主任安慰道:“老弟,你是谁,我是谁,有没有出息,还不是老哥的一句话吗?”马明惊喜过望道:“多谢柳哥,你真是我的亲哥啊!”
  过一段时间,马明被镇政府委任为镇民政办主任,这可是个肥缺啊!上任第二天,马明又提溜着两箱名酒来到柳主任家里。两人找个小酒店,酒酣耳热之际,马明感激地说道:“多谢柳哥鼎力相助,要不是您,我这辈子也别想翻身啦!”柳主任面红耳赤,已现醉态,趴在马明的肩上,呼呼地喷着酒气,结结巴巴地说道:“哥是把你当成自家兄弟,才这样不遗余力地帮你的!”马明端着酒,真诚地说道:“哥,来,兄弟敬您!”柳主任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说道:“来……哥们干了!”
  两人趴在桌子上,晕晕乎乎,眼前金星乱冒,马明嘿嘿地傻笑道:“哥,镇政府里,李书记就听你的!”柳主任笑道:“是吗?敢不听我的!”马明傻笑,憨态可掬:“为什么?”“秘密!”“啥秘密?和兄弟说说!”他搂住柳主任的肩膀。柳主任嘴巴附在他耳朵上,嘀咕道:“当年李书记的竞争对手是林副书记,不过在选举的节骨眼上,林副书记因猥亵妇女被纪委诫勉谈话,就失去了候选人的资格。”“林副书记是那种人吗?”“当然不是啦!这是我和李书记给他下的套儿啊!”“真的假的?”马明不信地摇着头,像拨浪鼓。“千真万确!”柳主任呵呵地笑起来。
  马明陪着笑:“哥真高啊!当诱饵的是妓女吧?”柳主任傻傻地笑道:“啥妓女?我老婆!”马明惊讶:“嫂夫人!”柳主任醉意朦胧,拳头子砸在桌面上,杯盏碗筷叽里咣当地一阵乱响,有的差点掉在地上,他眼睛冒火道:“李书记真他妈的不是东西,竟真的和我老婆钻进了一个被窝里!”“哇——”马明大感意外,忍不住惊叫出来。柳主任嘿嘿地冷笑着:“不过老杂种没想到,我偷偷在家里装了监控,把他卑鄙肮脏的事儿都刻录下来!敢不听老子的,让他妈的立马完蛋!”
  不过让柳主任没想到的是,林副书记当年蒙冤,回到了县内任闲职,但对当年之事念念不忘,时刻都想洗却“罪名”,东山再起。他和县委赵书记是老亲旧眷,因不是本地人,不为旁人熟知罢了。赵书记初审公务员入围名单时,发现马明是老家人,便动了个心眼。马明幸不辱使命。
  柳主任再次见到马明,是马明特地到县城关拘留所看望他了。

蒙山县土壤所柳武秋三喜临门:晋级研究员、荣获三等功、调市土壤所。几个同事免不了敲他的竹杠。
  星期天在柳武秋家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打趣也就开始了。
  “柳哥和嫂子是怎么初恋的?说来听听。好吗?!”资料员李雪煽情了。
  “你哥当年是个‘榆木疙瘩’,没有姑娘跟他。我是扶贫的,他才没有被爱情遗忘!”柳嫂快言快语。风格完全不同柳武秋。
  老婆子的一句戏言,引起了柳武秋的深度回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柳武秋和几个同学从农学院毕业,回到了偏僻的蒙山县城。说是县城,其实就是个大镇,方圆不过两公里,没有楼房,没有硬化道路,况且还没有几个吃国库粮的“识字班”(方言:姑娘)。不善言辞、不好交际的柳武秋被分配到土壤所,算是专业对口,用其所长。几个同学有分到部委办局机关的,有留校的。分的最好的是汪越金分到江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当秘书,原因他的表姨父是江平市公安局副局长。
  土壤所在离县城约四公里的郊区农场,破旧不堪的三间平房,几张掉了漆、一触即“吱”的办公桌。所里共计三个人,所长长期驻点在农村,正常上班的就老李和小胡。柳武秋就在一张办公桌上简单收拾收拾,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土壤所工作。
  “武秋兄,你在这工作了近十年,没有职务,环境又差,连个对象也没有。”已经是市政府科级秘书的老同学汪越金来到柳武秋处看望他。
  “越金,这里条件差点,但是适合我的专业和性格。”柳武秋闷声说道。
  “市公安局蒋局长有个侄女,就在你们县民政局工作。今年二十七八岁,吃国库粮,1米6左右,脸面还算不错,就是有一点点智障,但不严重。你如果同意和她结婚,蒋局长说调你到县政府任秘书。”噢,汪几年不见,原来是说媒的。
  “越金,我正……正在谈着一个。”柳武秋说假话脸都红了。
  “武秋,你还是那个‘老榆木疙瘩’,死不开窍!”汪气得一摔门,扬长而去。
  柳武秋从农村考上大学,报考初心就是学农,让家乡的土地多打粮食,让乡亲们富裕。毕业近十年,为了掌握土壤结构和地力情况,他跑遍了全县的九百三十多个村,行程达二十万公里。提出“因地、因种施肥,配方施肥”建议,政府采纳实施了几年,全县平均亩增产量百分之三十六,个人受政府表彰,荣获三等功。还正在进行“因地施种”实验,引进国外牧草种植于盐碱土地,初步获得的成功。
  柳武秋的执着赢得了一位姑娘的芳心。她就是县农场的“老识字班”曹金花。她是农场的技术员,对柳武秋的工作作风人品都十分了解,平常也和柳武秋工作上接触颇多。就是有点不满意他的“榆木疙瘩”脾气。
  他们相爱了。
  他们的爱情却受到了莫大的阻力。在他们确定结婚的时候,却受到市公安局将副局长在蒙山县公安局的亲信阻拦:不予出具户籍证明,民政局登不了记……“榆木疙瘩”又犯了“斜”:凭什么不让结婚!我们都三十五六岁了。
  回老家结婚。
  简陋的新婚之夜,曹金花依偎在柳武秋宽大温暖的怀抱里,含情脉脉的说“‘榆木疙瘩’,你永远爱我吗?”
  “我永远爱你!我上大学的初心不忘,入党的初心不忘,对你也初心不忘!”“榆木疙瘩”一点也不“榆木”。
  “你光顾全县的土地,自己的地都荒了。老榆木疙瘩!”金花喃喃低语。
  “荒……了?荒不了。”柳武秋紧张的语无伦次。
  孩子出生了,户口又落不了。后来,在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过问下才得到解决……
  这些年,为了蒙山县的土壤事业,自己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但是,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获得了莫大的荣誉,也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才。去年去探望在里面的老同学汪越金时,汪越金说的一番话将永远敲打着警钟:“我汪越金忘记初心,坏了良心;危害国家,毁了家人!”
  “柳哥和嫂子喝个交杯酒!”大李高声把柳武秋打断了柳武秋的回忆。
  “老曹,喝一个?我们结婚时,我说过不忘初心!”柳武秋深情地看着金花。
  “老没羞的……”金花端着酒杯走到柳武秋目前……
  “我上大学的初心不变,我入党的初心不变,我对你金花的初心不变……”柳武秋的话把金花羞得满脸通红。
  “柳哥,你还有一个初心……”李雪忙说。
  “我没有忘记:带领大家将平江县的土壤研进行到底!包括我的读研女儿,毕业也回平江。我调市土壤所后仍然任平江县土壤课题组长。”柳武秋越说越激动。
  大家斟满酒,站起来齐声喊:“不忘初心,研究到底!”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榆木疙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