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飘逝的故园类别,天涯小说

飘逝的故园类别,天涯小说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7

生产队掰完玉米的第三天早上,天刚亮的时候,队长一个人站在村口的那颗老槐树下面,薄薄的晨雾将他的心事弄得像土里的红薯,生硬而又实在。田野里,一大片一大片刚刚被秋霜打黑的红薯秧,像临产的孕妇,疲惫而憔悴,急等着伺候和照料。晨时的轻雾,把苍茫的田野笼罩得氤氲而朦胧,无精打采的薯秧,焉焉的,不仅把队长的眼塞得满满的,也把他的心堵得严严实实。
   二宝年初当上了队长,正赶上一个少有的丰收年。这样的年节,天地祥和,风调雨顺,所有的庄稼都超了产,生产队的仓库堆得满满当当,连村里的树垭和墙头,都挂满了玉米。黄澄澄的玉米棒子,一串挨着一串,高高地悬在半空,把村里人的心都照得金黄透亮,充满希望。往年,生产队经常为庄稼欠收口粮不够发愁,而今各种庄稼的丰收,却让二宝感到措手不及。眼看红薯该刨了,而生产队却只有村东那个不大不小的窑洞。那个窑洞,原是为生产队每年留红薯种培育红薯苗用的,盛不了多少红薯,更别说容纳今年的意外高产了。而且由于年深日久,那个窑洞去年塌了一个窟窿,还砸伤过人。所以今年红薯的储藏问题,让二宝很头疼。二宝再次把目光望向远远近近的红薯地,突然又有了一种新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憋气,起初还点点滴滴的,后来就汹涌澎湃了。他觉得薯秧下面那些即将成熟了的红薯,就像无数张调皮的小脸蛋,幸灾乐祸地隐藏着,在微风中窃窃私语,等着看他的笑话。
   二宝掏出旱烟,从饱满的布袋里挖出一锅黄黄的烟丝,拇指在铜锅上揉了揉,将蓬松的烟丝压实,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浓烈的烟雾和清凉的空气顿时进入他的肺腔,呛得他咳嗽起来。他觉得烟真是一种好东西,能让沉闷的心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此时,张合伯挑着一副箩头,从村里走出来。张合伯驼背,腰弯得像根弓,黑夹袄的前襟耷拉在膝盖上,里面像灌了风。他掂着一把自制的粪叉,晃晃悠悠来到村口。张合伯早年养成了拾粪的习惯,一直拾了几十年。张合伯觉得拾粪是一种很轻松的活,既没有收割播种的连三赶四,也没有肩扛背驮的体不力支,悠闲自在,无拘无束。他甚至想让自己的独生儿子金锁也跟着他拾粪。可金锁被老婆宠坏了,对他的好意置若罔闻。
   张合伯尽管与世无争,但看问题透彻,提纲挈领,往往一语中的,这让二宝很佩服,也很尊敬。张合伯走到村口,看见队长,便上前招呼。他满嘴牙全掉光了,说话直跑风,“二宝啊,你干啥嘞?”
   队长转过身,咳嗽一声,在鞋底上磕了磕烟灰,说,“叔,你来得正好,你说说该咋办,我担心今年红薯没地方存放。”
   张合伯放下箩头,扁担拐棍一样戳在地上,两只箩筐里盛着半筐干牛粪。灰褐色的牛粪不规则地摞在一起,像一个个静止的陀螺,看上去既亲切又温馨。他吃力地竖了竖身子,说,“是啊,我也担心呢,正想和你说说呢。”他眯了一眼村外的红薯地,“得再打个大窖才行。”
   那天早上,太阳像睡过了头,懒洋洋地不肯爬出自己的窝。日上三杆的时候,队长二宝把钟敲得又急又响。人们端着饭碗,被召集到村西头的那棵柿子树下面。二宝的声音既自尊,又脆弱,他激动地说,今天上午咱队不干活,商量一下红薯窖的事。
   夏娃和赵路那天都没去开会。
   夏娃是村里公认的美女,五官搭配得巧夺天工,白嫩的瓜子脸,仿佛永远也被太阳晒不黑。夏娃妩媚的眼神,性感的身材,火苗一样撩拨着赵路,赵路能感受到那火苗泛着蓝莹莹的光,在他心中一窜一窜的,让他火烧火燎。赵路每次见到夏娃,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生理反应,不自觉地想入非非,驱使他千方百计地接近夏娃。夏娃还是十里外上店镇申如英的外甥女。申如英解放前曾是上店镇的团练,后被国民党收编,成了一个师长,名声显赫,威震八方,甚至比当年的县长还牛鼻。夏娃的父亲是个帅男人,给申家做过厨子。据说,夏娃母亲当初第一眼看见夏娃父亲,脸笑得就像城墙上的迎春花,灿烂夺目。她不顾申如英的极力反对,顾不得我们村的贫穷和偏僻,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嫁给了夏娃父亲,让娘家的八台大轿把她尽快抬进了村。上店镇解放那年,申如英成了众矢之的,为了活命,他把自己的脸伸进滚烫的油锅里,毁了容,才跑出城,后来又被抓住,拉到河滩一枪蹦了。申家的房子和地也被分了,但申家的魔力却一直根深蒂固地盘踞在人们的心里,像飘在地里的晨雾,撵都撵不散。尽管夏娃因有这样的外公,眼劲高,看不上村里的年轻男子,一心想着能嫁到繁华的县城或镇上,但夏娃对于赵路想方设法的靠近,却并不怎么刻意拒绝。赵路高高的个子,人长得精神,爹是生产队的会计,这些都是他能自信地博得夏娃欢心的必要条件。
   赵路那天上午进城买了一块手帕。他想把手帕送给夏娃。手帕雪一样白,纸一样薄,方方正正的,周围镶着海蓝色的边。赵路觉得手帕的白,就像夏娃那张永远也被太阳晒不黑的脸,纯净光亮,鲜嫩无比,而四边深沉的海蓝,犹如自己对于夏娃执着的爱情。他的爱情,正好把夏娃圈在中间。
   那天晚上,村子里很多人都在议论盖红薯窖的事情。上午的村民大会,在队长二宝的主持下,开得既热闹非凡又立杆见影。大家不管老少男女,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发表着自己的见解。问题围绕着存放红薯的事情,捎带着给二宝当队长以来的工作提提建议。很多人觉得,红薯马上就该刨了,再像以前那样打窑洞,恐怕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打那样大的窑洞,费时费力,少说半月二十天是打不出不来的,况且村子附近也没有结实的土层可以打窑。所以大家一致认为,相比较而言,盖一个新式的大红薯窖比打一个老式的土窑洞更加符合现阶段的队情,也省事得多。因此,村民大会最后举手表决,敲定由队长二宝全面负责工程进度和质量,生产队所有棒劳力全部上阵,十天之内完成建造红薯窖的任务。尽管二宝顾虑重重,觉得在短时间内盖起一座大红薯窖,而且保证红薯存放长久,其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挖坑,架梁,系棚,埋沙等庞杂而仔细的很多道工序,精心掌握好温度湿度才能使鲜嫩的红薯不会坏掉,但他别无选择,村民的情绪异常高涨,长期挨饿的村民,对于丰收年景吃饱穿暖的无比渴望和憧憬的热情,已经把建造红薯窖的工程难度与技术标准,看作像去高坡上割一蓝草背回家喂牛那样地易如反掌。最后,二宝在大会上宣布了各家各户参加生产队红薯窖工程建设的人员名单。
   赵路由于没有参加村民大会,不知道自己在名单之内。或者说,他对夏娃专注的欲望,让他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重要事情漠然视之。也可以这样说,夏娃的妩媚和性感,使他的青春期变得杂乱无章。他想尽快把手帕送给夏娃,好让夏娃用他亲手送的手帕,轻轻擦着那张汗津津粉嘟嘟的瓜子脸。赵路在夏娃家门口,忐忑不安地将手帕塞进了夏娃的手里。秋夜的月光,水一样清澈,赵路看不见夏娃的脸,但他能想象到夏娃雪白的脸上浮泛起来的红晕。朦朦胧胧间,他将手帕塞给夏娃的那一瞬间,他和夏娃的手碰到了一起。夏娃的手纤细,温暖,棉花一样柔软,绝对没有其他女子的那种粗糙和茧子。赵路的手抓住了夏娃的手。赵路的手指开始很僵,慢慢地活了,活过来就显得相当地犟。它们一次又一次地往夏娃的手指缝里抠,而每一次又好像都是无功而返,因为不甘心,所以再重来。切肤的感觉到底不同一般,赵路自己先心跳了,他似乎也听到了夏娃的心跳,或者根本分不清谁的心跳早些。赵路闻到了夏娃的芳香,这样的芳香,让他沉沦,让他迷醉,让他忍俊不住楼住了夏娃。夏娃轻轻呻吟了一声,喘息相当困难,但她没有拒绝和反抗。赵路把嘴唇贴在了夏娃的嘴唇上。赵路的举动过于突然,夏娃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赶紧把嘴唇闭上。夏娃胸前两只高耸的乳房,顶得赵路的心一阵一阵地惊颤,赵路和夏娃两个人的身上,一下子像通了电,人像是浮在了水面上,毫无道理地荡漾起来,失去了重量,只剩下浮力,四面不靠,却又四面包围。赵路迷醉的手,慌乱地在夏娃的背上臀上胡乱抚摸,夏娃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赵路,把赵路吓了一跳。夏娃并没有生气,轻轻对赵路说,“明天你找人去跟我父母提亲吧。”
   赵路回到家,向爹娘汇报了夏娃的事情。赵路的母亲垂着两条胳膊,抖动着她的下嘴唇。自己儿子能和夏娃那样的女子过家,让她既荣耀又担心。但喜从天降对年老的女人来说是一种折磨,他们的表情往往很僵,很难将心里的内容准确及时地反映到脸上。赵路爹则沉稳得多,他选择了一种平心静气的方式,很有深度地慢慢吸着烟锅,或许他并不像赵路娘那样想,他可能还觉得自己的儿子娶夏娃,是一种理所当然。爹毕竟是生产队的会计,到底见过一些世面,反而知道在喜上心头的时候不怒自威,他脸上轻轻掠过一丝很难觉察的喜悦。“提亲的事,可是夏娃亲口说的。”赵路怕爹娘不相信,补充道。爹说,“那明天我找人去她家说媒,你去队里盖红薯窖”。
   二宝的性格泼辣大胆,雷厉风行,村民大会的第二天上午,他就带领大伙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他将村里的年轻劳力分成两个组,一组挖土坑,一组伐树。干活之前,他还特意点了点名。工程的速度突飞猛进,仅五天时间,两人高五间房大小的红薯窖的土坑便挖出了雏形。为了第二天上屋窖的大梁,二宝特意放了小半天假,让大伙回家调整体力。
   媒人那天去夏娃家提亲很顺利,夏娃爹娘答应生产队红薯窖盖成后,让赵路带着聘礼来定亲。媒人回来告诉赵路爹娘,说夏娃爹娘爽快得很。媒人说,“如果亲家都像您两家这样通情达理,我这说媒的就容易多了。”赵路娘从缸里挖了一竹篮小麦,打发媒人离去。
   夏娃爹娘答应了这门亲事,高兴得赵路晚上睡不着觉。虽然没有马上将亲事定下来,但定亲的日子指日可待,这让他觉得身体飘忽忽的。人的身体不能飘,一旦飘起来,就会有过分的想法。生产队放假那天晚上,赵路约夏娃到他家去玩。赵路领着夏娃来到他的房间,世界瞬间小了下来。他们俩坐在床沿上,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相互沉默着。赵路看着迷人的夏娃,便想起那天晚上和夏娃亲近的事情,体内又有莫名的蓝火苗窜上来。他把夏娃压倒在床上。
   有了上回的经验,赵路再吻夏娃的时候,夏娃放心了许多。夏娃把嘴唇让开一条缝,让赵路的舌尖进去。夏娃感觉冷冷的,禁不住有点抖。这股抖动很快传遍了全身,甚至传给了赵路。他们搅在一起抖动,越吻越觉得吻得不是地方。赵路撩开夏娃的上衣,夏娃的乳房露了出来。乳房尖挺浑厚,圆滚滚的,像香喷喷的馒头,赵路忍不住含在嘴里,不停地吸吮。夏娃感觉浑身像被强电击溃了一般,整个人像是储满了液体,那些液体在体内到处流动。夏娃感觉快要死了,夏娃忍不住哭了。赵路把自己和夏娃的衣服都扒下来,趴在夏娃身上。夏娃岔开腿,把自己交给赵路。赵路硬着身体,在夏娃的身上找,越找越找不到。赵路最后终于找对了地方,夏娃感觉有点疼,夏娃不敢动,不过一会儿就好了,顺畅了。
   红薯窖的大梁上的顺顺当当。二宝那天还准备了鞭炮,当做大梁的第一根碗口粗的桐树放在窖壁上的时候,响起了二踢脚”嗵嗵嗒嗒”的响声,那响声把空中的树枝炸得摇摇晃晃,接下来是噼噼啪啪响成一片的千字头火鞭,使小村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小村像是过年,充盈着喜庆气氛。
   谁也没有想到,下午的时候,出了大事,红薯窖砸死了两个人。由于生产队没人懂建筑技术,凭经验办事,使用几根湿桐树当做红薯窖的木梁,湿桐树上面棚了木板,再覆盖上厚厚的泥土。由于桐树承重超载,突然咔嚓一声全部折断,当时在红薯窖里干活的两个人被捂死在里面。
   人们瞬间惊得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发疯了一般刨土救人。二宝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他哭天喊地趴在土里,用手挖,用脚蹬,用嘴啃,身上能用着的地方全用上了,人挖出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变成了血糊涂。挖出来的人,一个是赵路,一个是张合伯的独生儿子金锁。尽管人们赶紧用架子车拉着人往医院跑,最终也没能起死回生,将两个人救活。
   村子里弥漫着瘆人的阴气。乌鸦嗅着血腥而来,在空中盘旋鸣叫,发出凄厉的呼号。两家老人悲痛欲绝,坐在地上哭成一团。老年丧子之痛,让他们瞬间跌入十八层地狱,金锁娘听到这样的噩耗,哭的差点晕死过去,她抱着金锁的尸体,一遍遍叫着儿子的名字。
   二宝跪在张合伯两口和赵路爹娘的面前,使劲抽自己嘴巴。二宝成了村子里的罪人。很多人说,如果不是他要建造什么红薯窖,就不会死人。红薯多了,完全可以刨成红薯干晒在地里,等干了再收入库房,没有必要非要再建红薯窖。这些话都出自善良的人们之口。二宝知道这些人当初也在村民大会上表过态度的,他们如果不是看到死者家属那样地悲痛欲绝,也不会说出这样绝情绝义的话来。二宝有嘴难辨,毕竟死了人,自己没有把好红薯窖的质量关,没有掌好舵。二宝没了办法,他想不出用什么办法安慰几个老人,他只有以死谢罪。他拿了根绳子,把自己吊在了屋梁上。幸好被人发现,才幸免于难。张合伯敲响了生产队的大钟。他扭曲着脸,弓着腰站在一个高高的板凳上,对着全村人宣布,金锁和赵路的死,不能赖在队长二宝头上。
   张合伯的话,让村里人冷静了很多。对于这样的意外事故,村里人并没有一丁点的处置经验,人们单纯的思维总是偏向受害者,期望能帮助受害者的心灵寻找到一个力所能及的支撑点,这是生存得以常衡的习惯性方法。当天夜里,村子里传说,前天深夜,有人看到夏娃从赵路家慌慌张张地出来。夏娃屁股上有一片殷红的鲜血。这件事瞬间在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红薯窖的坍塌,与夏娃身上的鲜血有关。
   夏娃的爹娘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不问青红皂白,抽了夏娃一个耳光。门口挤满看热闹的人。夏娃羞愤难当,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整整哭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夏娃吊死在了屋梁上,那块镶边的手帕,掉在了地上。
   那年秋天,生产队的红薯,烂了一地。      

生产队掰完玉米的第三天早上,天刚亮的时候,队长一个人站在村口的那颗老槐树下面,薄薄的晨雾将他的心事弄得像土里的红薯,生硬而又实在。田野里,一大片一大片刚刚被秋霜打黑的红薯秧,像临产的孕妇,疲惫而憔悴,急等着伺候和照料。晨时的轻雾,把苍茫的田野笼罩得氤氲而朦胧,无精打采的薯秧,焉焉的,不仅把队长的眼塞得满满的,也把他的心堵得严严实实。­
  二宝年初当上了队长,正赶上一个少有的丰收年。这样的年节,天地祥和,风调雨顺,所有的庄稼都超了产,生产队的仓库堆得满满当当,连村里的树垭和墙头,都挂满了玉米。黄澄澄的玉米棒子,一串挨着一串,高高地悬在半空,把村里人的心都照得金黄透亮,充满希望。往年,生产队经常为庄稼欠收口粮不够发愁,而今各种庄稼的丰收,却让二宝感到措手不及。眼看红薯该刨了,而生产队却只有村东那个不大不小的窑洞。那个窑洞,原是为生产队每年留红薯种培育红薯苗用的,盛不了多少红薯,更别说容纳今年的意外高产了。而且由于年深日久,那个窑洞去年塌了一个窟窿,还砸伤过人。所以今年红薯的储藏问题,让二宝很头疼。二宝再次把目光望向远远近近的红薯地,突然又有了一种新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憋气,起初还点点滴滴的,后来就汹涌澎湃了。他觉得薯秧下面那些即将成熟了的红薯,就像无数张调皮的小脸蛋,幸灾乐祸地隐藏着,在微风中窃窃私语,等着看他的笑话。­
  二宝掏出旱烟,从饱满的布袋里挖出一锅黄黄的烟丝,拇指在铜锅上揉了揉,将蓬松的烟丝压实,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浓烈的烟雾和清凉的空气顿时进入他的肺腔,呛得他咳嗽起来。他觉得烟真是一种好东西,能让沉闷的心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此时,张合伯挑着一副箩头,从村里走出来。张合伯驼背,腰弯得像根弓,黑夹袄的前襟耷拉在膝盖上,里面像灌了风。他掂着一把自制的粪叉,晃晃悠悠来到村口。张合伯早年养成了拾粪的习惯,一直拾了几十年。张合伯觉得拾粪是一种很轻松的活,既没有收割播种的连三赶四,也没有肩扛背驮的体不力支,悠闲自在,无拘无束。他甚至想让自己的独生儿子金锁也跟着他拾粪。可金锁被老婆宠坏了,对他的好意置若罔闻。­
  张合伯尽管与世无争,但看问题透彻,提纲挈领,往往一语中的,这让二宝很佩服,也很尊敬。张合伯走到村口,看见队长,便上前招呼。他满嘴牙全掉光了,说话直跑风,“二宝啊,你干啥类?”­
  队长转过身,咳嗽一声,在鞋底上磕了磕烟灰,说,“叔,你来得正好,你说说该咋办,我担心今年红薯没地方存放。”­
  张合伯放下箩头,扁担拐棍一样戳在地上,两只箩筐里盛着半筐干牛粪。灰褐色的牛粪不规则地摞在一起,像一个个静止的陀螺,看上去既亲切又温馨。他吃力地竖了竖身子,说,“是啊,我也担心呢,正想和你说说呢。”他眯了一眼村外的红薯地,“得再打个大窖才行。”­
  那天早上,太阳像睡过了头,懒洋洋地不肯爬出自己的窝。日上三杆的时候,队长二宝把钟敲得又急又响。人们端着饭碗,被召集到村西头的那棵柿子树下面。二宝的声音既自尊,又脆弱,他激动地说,今天上午咱队不干活,商量一下红薯窖的事。­
  夏娃和赵路那天都没去开会。
  夏娃是村里公认的美女,五官搭配得巧夺天工,白嫩的瓜子脸,仿佛永远也被太阳晒不黑。夏娃妩媚的眼神,性感的身材,火苗一样撩拨着赵路,赵路能感受到那火苗泛着蓝莹莹的光,在他心中一窜一窜的,让他火烧火燎。赵路每次见到夏娃,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生理反应,不自觉地想入非非,驱使他千方百计地接近夏娃。夏娃还是十里外上店镇申如英的外甥女。申如英解放前曾是上店镇的团练,后被国民党收编,成了一个师长,名声显赫,威震八方,甚至比当年的县长还牛鼻。夏娃的父亲是个帅男人,给申家做过厨子。据说,夏娃母亲当初第一眼看见夏娃父亲,脸笑得就像城墙上的迎春花,灿烂夺目。她不顾申如英的极力反对,顾不得我们村的贫穷和偏僻,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嫁给了夏娃父亲,让娘家的八台大轿把她尽快抬进了村。上店镇解放那年,申如英成了众矢之的,为了活命,他把自己的脸伸进滚烫的油锅里,毁了容,才跑出城,后来又被抓住,拉到河滩一枪蹦了。申家的房子和地也被分了,但申家的魔力却一直根深蒂固地盘踞在人们的心里,像飘在地里的晨雾,撵都撵不散。尽管夏娃因有这样的外公,眼劲高,看不上村里的年轻男子,一心想着能嫁到繁华的县城或镇上,但夏娃对于赵路想方设法的靠近,却并不怎么刻意拒绝。赵路高高的个子,人长得精神,爹是生产队的会计,这些都是他能自信地博得夏娃欢心的必要条件。­
  赵路那天上午进城买了一块手帕。他想把手帕送给夏娃。手帕雪一样白,纸一样薄,方方正正的,周围镶着海蓝色的边。赵路觉得手帕的白,就像夏娃那张永远也被太阳晒不黑的脸,纯净光亮,鲜嫩无比,而四边深沉的海蓝,犹如自己对于夏娃执着的爱情。他的爱情,正好把夏娃圈在中间。­
  那天晚上,村子里很多人都在议论盖红薯窖的事情。上午的村民大会,在队长二宝的主持下,开得既热闹非凡又立杆见影。大家不管老少男女,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发表着自己的见解。问题围绕着存放红薯的事情,捎带着给二宝当队长以来的工作提提建议。很多人觉得,红薯马上就该刨了,再像以前那样打窑洞,恐怕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打那样大的窑洞,费时费力,少说半月二十天是打不出不来的,况且村子附近也没有结实的土层可以打窑。所以大家一致认为,相比较而言,盖一个新式的大红薯窖比打一个老式的土窑洞更加符合现阶段的队情,也省事得多。因此,村民大会最后举手表决,敲定由队长二宝全面负责工程进度和质量,生产队所有棒劳力全部上阵,十天之内完成建造红薯窖的任务。尽管二宝顾虑重重,觉得在短时间内盖起一座大红薯窖,而且保证红薯存放长久,其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挖坑,架梁,系棚,埋沙等庞杂而仔细的很多道工序,精心掌握好温度湿度才能使鲜嫩的红薯不会坏掉,但他别无选择,村民的情绪异常高涨,长期挨饿的村民,对于丰收年景吃饱穿暖的无比渴望和憧憬的热情,已经把建造红薯窖的工程难度与技术标准,看作像去高坡上割一蓝草背回家喂牛那样地易如反掌。最后,二宝在大会上宣布了各家各户参加生产队红薯窖工程建设的人员名单。­
  赵路由于没有参加村民大会,不知道自己在名单之内。或者说,他对夏娃专注的欲望,让他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重要事情漠然视之。也可以这样说,夏娃的妩媚和性感,使他的青春期变得杂乱无章。他想尽快把手帕送给夏娃,好让夏娃用他亲手送的手帕,轻轻擦着那张汗津津粉嘟嘟的瓜子脸。赵路在夏娃家门口,忐忑不安地将手帕塞进了夏娃的手里。秋夜的月光,水一样清澈,赵路看不见夏娃的脸,但他能想象到夏娃雪白的脸上浮泛起来的红晕。朦朦胧胧间,他将手帕塞给夏娃的那一瞬间,他和夏娃的手碰到了一起。夏娃的手纤细,温暖,棉花一样柔软,绝对没有其他女子的那种粗糙和茧子。赵路的手抓住了夏娃的手。赵路的手指开始很僵,慢慢地活了,活过来就显得相当地犟。它们一次又一次地往夏娃的手指缝里抠,而每一次又好像都是无功而返,因为不甘心,所以再重来。切肤的感觉到底不同一般,赵路自己先心跳了,他似乎也听到了夏娃的心跳,或者根本分不清谁的心跳早些。赵路闻到了夏娃的芳香,这样的芳香,让他沉沦,让他迷醉,让他忍俊不住楼住了夏娃。夏娃轻轻呻吟了一声,喘息相当困难,但她没有拒绝和反抗。赵路把嘴唇贴在了夏娃的嘴唇上。赵路的举动过于突然,夏娃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赶紧把嘴唇闭上。夏娃胸前两只高耸的RF,顶得赵路的心一阵一阵地惊颤,赵路和夏娃两个人的身上,一下子像通了电,人像是浮在了水面上,毫无道理地荡漾起来,失去了重量,只剩下浮力,四面不靠,却又四面包围。赵路迷醉的手,慌乱地在夏娃的背上臀上胡乱抚摸,夏娃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赵路,把赵路吓了一跳。夏娃并没有生气,轻轻对赵路说,“明天你找人去跟我父母提亲吧。”­
  赵路回到家,向爹娘汇报了夏娃的事情。赵路的母亲垂着两条胳膊,抖动着她的下嘴唇。自己儿子能和夏娃那样的女子过家,让她既荣耀又担心。但喜从天降对年老的女人来说是一种折磨,他们的表情往往很僵,很难将心里的内容准确及时地反映到脸上。赵路爹则沉稳得多,他选择了一种平心静气的方式,很有深度地慢慢吸着烟锅,或许他并不像赵路娘那样想,他可能还觉得自己的儿子娶夏娃,是一种理所当然。爹毕竟是生产队的会计,到底见过一些世面,反而知道在喜上心头的时候不怒自威,他脸上轻轻掠过一丝很难觉察的喜悦。“提亲的事,可是夏娃亲口说的。”赵路怕爹娘不相信,补充道。爹说,“那明天我找人去她家说媒,你去队里盖红薯窖”。­
  二宝的性格泼辣大胆,雷厉风行,村民大会的第二天上午,他就带领大伙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他将村里的年轻劳力分成两个组,一组挖土坑,一组伐树。干活之前,他还特意点了点名。工程的速度突飞猛进,仅五天时间,两人高五间房大小的红薯窖的土坑便挖出了雏形。为了第二天上屋窖的大梁,二宝特意放了小半天假,让大伙回家调整体力。­
  媒人那天去夏娃家提亲很顺利,夏娃爹娘答应生产队红薯窖盖成后,让赵路带着聘礼来定亲。媒人回来告诉赵路爹娘,说夏娃爹娘爽快得很。媒人说,“如果亲家都像您两家这样通情达理,我这说媒的就容易多了。”赵路娘从缸里挖了一竹篮小麦,打发媒人离去。­
  夏娃爹娘答应了这门亲事,高兴得赵路晚上睡不着觉。虽然没有马上将亲事定下来,但定亲的日子指日可待,这让他觉得身体飘忽忽的。人的身体不能飘,一旦飘起来,就会有过分的想法。生产队放假那天晚上,赵路约夏娃到他家去玩。赵路领着夏娃来到他的房间,世界瞬间小了下来。他们俩坐在床沿上,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相互沉默着。赵路看着迷人的夏娃,便想起那天晚上和夏娃亲近的事情,体内又有莫名的蓝火苗窜上来。他把夏娃压倒在床上。­
  有了上回的经验,赵路再吻夏娃的时候,夏娃放心了许多。夏娃把嘴唇让开一条缝,让赵路的舌尖进去。夏娃感觉冷冷的,禁不住有点抖。这股抖动很快传遍了全身,甚至传给了赵路。他们搅在一起抖动,越吻越觉得吻得不是地方。赵路撩开夏娃的上衣,夏娃的乳F露了出来。乳F尖挺浑厚,圆滚滚的,像香喷喷的馒头,赵路忍不住含在嘴里,不停地吸吮。夏娃感觉浑身像被强电击溃了一般,整个人像是储满了液体,那些液体在体内到处流动。夏娃感觉快要死了,夏娃忍不住哭了。赵路把自己和夏娃的衣服都扒下来,趴在夏娃身上。夏娃岔开腿,把自己交给赵路。赵路硬着身体,在夏娃的身上找,越找越找不到。赵路最后终于找对了地方,夏娃感觉有点疼,夏娃不敢动,不过一会儿就好了,顺畅了。­
  红薯窖的大梁上的顺顺当当。二宝那天还准备了鞭炮,当做大梁的第一根碗口粗的桐树放在窖壁上的时候,响起了二踢脚”嗵嗵嗒嗒”的响声,那响声把空中的树枝炸得摇摇晃晃,接下来是噼噼啪啪响成一片的千字头火鞭,使小村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小村像是过年,充盈着喜庆气氛。­
  谁也没有想到,下午的时候,出了大事,红薯窖砸死了两个人。由于生产队没人懂建筑技术,凭经验办事,使用几根湿桐树当做红薯窖的木梁,湿桐树上面棚了木板,再覆盖上厚厚的泥土。由于桐树承重超载,突然咔嚓一声全部折断,当时在红薯窖里干活的两个人被捂死在里面。­
  人们瞬间惊得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发疯了一般刨土救人。二宝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他哭天喊地趴在土里,用手挖,用脚蹬,用嘴啃,身上能用着的地方全用上了,人挖出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变成了血糊涂。挖出来的人,一个是赵路,一个是张合伯的独生儿子金锁。尽管人们赶紧用架子车拉着人往医院跑,最终也没能起死回生,将两个人救活。­
  村子里弥漫着瘆人的阴气。乌鸦嗅着血腥而来,在空中盘旋鸣叫,发出凄厉的呼号。两家老人悲痛欲绝,坐在地上哭成一团。老年丧子之痛,让他们瞬间跌入十八层地狱,金锁娘听到这样的噩耗,哭的差点晕死过去,她抱着金锁的尸体,一遍遍叫着儿子的名字。­
  二宝跪在张合伯两口和赵路爹娘的面前,使劲抽自己嘴巴。二宝成了村子里的罪人。很多人说,如果不是他要建造什么红薯窖,就不会死人。红薯多了,完全可以刨成红薯干晒在地里,等干了再收入库房,没有必要非要再建红薯窖。这些话都出自善良的人们之口。二宝知道这些人当初也在村民大会上表过态度的,他们如果不是看到死者家属那样地悲痛欲绝,也不会说出这样绝情绝义的话来。二宝有嘴难辨,毕竟死了人,自己没有把好红薯窖的质量关,没有掌好舵。二宝没了办法,他想不出用什么办法安慰几个老人,他只有以死谢罪。他拿了根绳子,把自己吊在了屋梁上。幸好被人发现,才幸免于难。张合伯敲响了生产队的大钟。他扭曲着脸,弓着腰站在一个高高的板凳上,对着全村人宣布,金锁和赵路的死,不能赖在队长二宝头上。­
  张合伯的话,让村里人冷静了很多。对于这样的意外事故,村里人并没有一丁点的处置经验,人们单纯的思维总是偏向受害者,期望能帮助受害者的心灵寻找到一个力所能及的支撑点,这是生存得以常衡的习惯性方法。当天夜里,村子里传说,前天深夜,有人看到夏娃从赵路家慌慌张张地出来。夏娃屁股上有一片殷红的鲜血。这件事瞬间在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红薯窖的坍塌,与夏娃身上的鲜血有关。­
  夏娃的爹娘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不问青红皂白,抽了夏娃一个耳光。门口挤满看热闹的人。夏娃羞愤难当,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整整哭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夏娃吊死在了屋梁上,那块镶边的手帕,掉在了地上。­
  那年秋天,生产队的红薯,烂了一地。­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飘逝的故园类别,天涯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