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第十三卷,权力义务田的毒花菇11

第十三卷,权力义务田的毒花菇11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30

唐小舟确实不想和吴三友走得太近,自从上任以来,吴三友给他打了无数次电话,总说要来拜访,每次他都以各种借口推了。有一次回家,他看到家里有一箱雍康酒,使知道吴三友找到家里去了。他只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没有问谷瑞丹,谷瑞丹也没有主动提起。这个女人就是如此,像只大老鼠,家里有什么东西,便拄她的娘家搬。搬也就搬了,最为奇怪的是,她的父母竞然多次在唐小舟面前艳怨,说这么多年了,唐小舟也没为谷家做什么贡献,甚至过年过节都没有表示。感情在他们眼里,谷瑞丹拿回去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谷家的,而不是他唐家的,天下竟然有这样的逻辉。既然逃不掉,那就陪他一餐吧。反正公务员中午是禁酒的,只要不喝酒,一餐饭就算再丰盛,时间也短。何况处里人全部参加的话,吴三友也不可能在自己面前说什么。至于以后仍然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那是以后的事了。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吴三友他们刚刚离开不久,赵德良打来电话,叫他过去一趟。进门后,赵德良说,你出趟差。唐小舟问,去哪里?赵德良说,尚玲同志马上来,你跟她走。唐小舟说,好。那我现在去准备。赵德良说,好吧,具体情况,让尚玲同志路上告诉你。说是准备,能怎么准备?现在回家,肯定来不及。好在唐小舟知道自己这份工作,说走就要走,办公室里准备了几打一次性内裤和怎秋用具,他将这些东西拄包里装,然后给侯正德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和侯正德说了几句,主要是自己离开期间处里与赵德良在工作上对接的事,需要进行一番安排。谈过工作,唐小舟又说,吴三友还在吧?你让他听电话。电话交到了吴三友那里。他对吴三友说,吴总,真是太抱歉了。临时有点急事,中午不能赔你了。吴三友自然不甘心,还想争取,唐小舟手机响起,是梅尚玲。唐小舟说,我是真的有急事,马上就要走,没时间和你解释了。下次再补吧。说过之后,挂断了电话,接起手机。梅尚玲说,我已经到了楼下,你下来吧。唐小舟提了包,锁了门,来到楼下,梅尚玲的奥迪车已经等在那里。副手席上已经坐了人,而司机早已经等在后门边,见唐小舟过来,已经拉开后车门候着。唐小舟坐上去,先向梅尚玲问好。梅尚玲和他握了握手,又介绍副手席上的同事,那位同事转过身来,仲出双手,恭敬地和唐小舟了。刚开始,一直在说着闲话,直到汽车出了雍州斌,唐小舟才问,我们这是去那里?梅尚玲说.去金昌。唐小舟暗吃了一惊,金昌市是邻省,他们去邻省干什么?梅尚玲说,王会庄被双规后,我们把他带到了金昌,在那里对他进行审查。但是,令天早晨,严格说来,是令天凌晨,他出事了。唐小舟再次惊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问,王会庄出事了?出了什么事?梅尚玲说,专案组报回来的消.息是自杀。但是,我们觉得案子有狠多疑点,听以要去查一下这件事。唐小舟明白了,王会庄在金昌市接受双规的时候死了,专案组报回来的消息是自杀,但省纪委研究后觉得,这起死亡案件的疑点很多,因此,由梅尚玲领街.前去就此案进行调查。问题在于为什么要唐小舟去?他既不懂刘祯,也不懂纪检。赵德良对纪委不信任,才派他去?应该不会,赵德良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唐小舟在赵德良身边半年多,早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对赵德良所干的每件事什细思考一番,努力找封赵德良的思维路径和处事方法。最终,唐小舟得出的结论是,赵德良所做的每一件事,表面看,显得很平淡狠无力,完全没有一个省委书记那种气吞山河力拔千钧的气慨。正因为如此,江南官场使有了狠多说法,说走了一个呆子来了一个腐子。腐子是江南地方话,意思是迂腐,也就是书呆子。走的那个呆子,自然是志愿百名,来的这个腐子,便是赵德良。还有一些非常粗俗的比喻,说冷水洗鸟,越洗越小。赵德良比他的前任更差。说秀才日B,看得见毛找不到洞。指赵德良只会抓小事,不会抓大事。而实际上,唐小舟觉得,赵德良是个极有力量的人,他的力量,不是自然的蛮力,而是贺慧的力量,思想的力量,是一种韧性的力量,是那种所谓的四两拨千钧,以柔克刚。以如此睿贺的赵德良,肯定不会将自己对纪委的不信任表露出来。既然不是这样,那又为什么派自己出面?稍稍一想,唐小舟似乎有点明白了,纪委恐怕也不是铁板一块,王会庄案,肯定不可能是一件单纯的贪腐案,背后涉及权力场,甚至有可能盘根错节。任何一起腐败案,只要查下去,全都拔出罗卜带出泥,肯定牵出一大串。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西游记》中常常附带上天有好生之德,修炼一个神仙或者妖精不容易之类的话,其实,真正修炼一个官员才不容易,每一个官员的背后,都有一张网,这张网就是圈子,或者孔思勤所说的权力结构件。某一个官员烂了,这个图子或者结构件如果还完好无损,都是绝对不可想象的。这个图子或者结构件如果仍然想保持貌似完好无报,就只能有一种办法,外科手术,将这烂掉的一个除掉,以保证整个图子的完好。王会庄之死,是不是某些人善后的结果?如果是,那就说明,王会庄背后的那个图子,其实已经渗透进了专案组。若真如此,就面临一个问题,派谁去查这个章子?派纪委书记夏春和去?夏春和是省委常委,他如果出动去邻省,不事先知会人家,那是对人家的轻视,会影响两省的关系。如果知会人家,你来了一个省委常委,人家怎么着也得派一个省委常委作2-,大动干戈了。何况,一个双规人员自杀,便派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去查案,有点高射炮打苍蝇的味道。不派夏春和去,派某一个处长去?若是对专案组成员完全信任,自然没话说。若是专案组的负责人有可能是个内鬼,派个处长,根本就不起作用,级别低了。让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梅尚玲出面进行这次调查,似乎是比较理想的选择。但毕竟是自查或者内查,纪委自己查自己,显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于是,赵德良把自己的秘书唐小舟派出去了。这实际是梅尚玲谕的尚方宝剑有一点居小舟不解,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王会庄的案子就算再大,也罪不至死呀,如果只是几百万,大概也就是几年至多十几年,出来之后,还可以再创一番事业。再不济,也可以保有一条命。人嘛,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他干嘛要自杀呢?他问梅尚玲,王会庄的案子,已经完全查清楚了吗?梅尚玲实话实说,像这种案子,时间又这么短,要想查清楚,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犯罪嫌疑人自己坦白,祯查部门根据其供状一件一件去核实,否则,狠难在短期内查清。具体到王会庄案,外围查,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基本已经查清了王会庄所翎有的财产以及落实了几件受贿案。但王会庄本人,至令还心存幻想,始终没有开口。唐小舟说,既然他还心存幻想,那就不应该会自杀呀。梅尚玲说,问题就在这里。直到昨天,王会庄实际上还在努力,希望得到一个他乐于见到的结局。可以说,此前没有任何自杀迹象,甚至连消极的态度都感受不到,别说绝望情绪。唐小舟说,我采访过几个有过双规经历的犯人。拱他们说,你们办案,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尤其在杜绝双规对象自杀方面,做的工作非常细致,甚至会专门安排人着双规对象睡觉。所以,双规案中,犯罪嫌疑人在双规期间自杀的事,极少发生。梅尚玲说,是这样。办一件双规案,我们通常都会安排三个小组,一个是审讯组,一个是生活组,一个是外围调查组。通常情况下,我们会将一个小型宾馆包下来,或者是将某宾馆的某一层楼包下来,整个专案组,就住在那个空间里。三个组各施其责,互相是不能串联的。也确实像你说的,生活组有一重要职责,就是晚上陪双规对象睡觉,肪止他们自杀。而且,晚上值班的,拄拄是两个人,一个人睡一个人守在旁边,班。双规案也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恐怖,双规对象在接受双规期间,待遇其实是相当好的,比我们办案人员的待遇要好得多。他们提出的许多生活上的条件,只要不是非常出格,我们通常都会满足。比如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等。

五个人并不足同时来的,游杰最近,在同一层楼,原本可以第一个到达,可他没有,似乎是早殊好了别人的点,仅仅只是比陈运达早到一点点。余丹鸿自然是第一个到的,他就在楼下,放下电话,立即就屁颠颠上来了。夏春和在院内,相距只有几百米,几分钟后也到了。市政府离市委有一段距离,陈运达也不可能接到电话立即就动身。唐小舟清楚,就算陈运达可以立即到来,他也一定要拖一施,至少,他需要向赵德良表明一种态度,他们是平级的,他不可能随叫随到。唐小舟进去给陈运达倒茶的时候,五位常委已经在隔壁的小会议室坐好。赵德良最初和余丹鸿以及夏春和在谈一些别的话题,见陈运达到了,便立即转入正题。赵德良挥了挥手中的报告,说,刚刚尚玲同志给我送来一份材料。春和同志,这份材料你看了吗?夏春和说,尚玲同志和我通过气。赵德良说,大出我的意料。我原想,既然王会庄同志希望省委作个结论,那我们就走一走过场,把该做的手续做到。过一段时间风声不那么紧的时候,我们再考虑王会庄同志的任职问题。没想到,我是真的没想到,问题竟然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不得不把你们几位叫过来,大家先通通气,统一一下意见。陈运达和余丹鸿还不清趁这份材料的内容,尤其关键的是,王会庄是他们的人。表达意见之前,他们必定要了解一下,赵德良所说的出乎意料,到底严重到了何种程度。陈运达显得很平淡地问,到底查到了什么?唐小舟原本要出去的,赵德良将那份材料递给唐小舟,说,小舟,你给运达同志看看。唐小舟只好接过材料,递给了陈运达,然后离开了书记办会室。后米,唐小舟才知道,就在赵德良的办公室,夏春和给梅尚玲打了电话,命令她对王会庄执行双规。梅尚玲心里有数,这份报告一旦递上去,立即就会对王会庄双规,所以,她在昨天下午,已经派了四位纪委干部前往柳泉市,在当地一家宾馆秘密住了下来。夏养和的命令下达后,梅尚玲向柳泉的同事打了电话。四位纪检千部接到命令,立即兵分两路,一路赶去市府大院,对王会庄进行秘密监拉,另一路赶到柳泉市纪委,在纪委书记的办公室,拨通了赵德良办公室的外线电话。赵德良接起电话后,知道是柳泉纪委打过来的,将话筒交给了夏春和。夏春和再一次下达命令,由省纪委执行对王会庄的双规,柳泉市纪委配合行动。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有一些细节。比知省委肯定要就此事知会省人大、柳泉市委以及柳泉市人大。毕竟,王会庄虽然已经停职,但他还是江南省和柳泉市人大代表。是谁打电话给柳泉市委的,唐小舟不清趁。至于省人大和市人大,是由余丹鸿在唐小舟的办公室打的电话。余丹鸿的脸色很难看,鸟紫鸟紫的,他在电话中并没有说太多,只是说,省纪委已经决定对王会庄执行双规,现在打电话主要是通报一下。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卷,权力义务田的毒花菇1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