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文学小说 > 第十三卷

第十三卷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08

枫叶店一到秋天,总是可以吸引到不少人气,因为,秋天到了,枫叶自然也就红了。 枫叶店以枫叶为名,顾名思议,这个地方的红枫实是太多了,是以才会以枫叶为名。 枫叶店的红枫多是多,但究竟有多少,却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数目,不过,到过枫叶店的人都明白,那里的红枫多如海,放眼望去,方圆百里全是赤红。 所以枫叶店的人喜欢红,不仅爱穿红衣红裙,就连门面楼壁都刷上了厚厚一层红漆,镇上最大的酒楼——五湖居里卖的酒,取个名儿也叫“胭脂红”! “胭脂红”是五湖居独门秘方酿制的,入口清醇,酒味悠长,算得上是酒中极品,是以卖价不菲。据说一壶“胭脂红”的价钱,不比整治一桌上好的菜肴便宜,因此,能够光顾五湖居的客人,非富即贵,走卒小贩之辈只能望门兴叹了。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对五湖居老板王二麻子来说,至少今天是一个例外。 今天是五月二十八,历书上云:诸事不宜! 所以王二麻子一大早起来,就召齐自己店中的大厨伙计,千叮咛、万嘱咐,其实归总起来就是一句话:忍气避祸! 这是每一个开铺做生意的人都信奉的一句名言,换一种说法,就叫和气生财,王二麻子给店取名为“五湖居”,而他脸上的招牌就是笑,有人开玩笑说:“你就是当着王二麻子的面骂娘,他也绝不会说个不好!”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却说明王二麻子的脾气的确是好。不过,此时此刻,他看着楼上的几个客人,心里却一点也顺畅不起来。 这几个客人并不是一路的,前前后后共有三批人。第一批只是一个人,穿着讲究,气派非常,二十来岁年纪,长相算是在男人中拔尖的,他一落坐,就将腰间的长剑搁在桌上,显得异常醒目。王二麻子以为这是一个大主顾,谁曾想他只叫了一盘“相思豆”,喝着免费的清茶,从午前一直坐到现在,几个时辰都未挪动位置。 “相思豆”的名儿好听,其实就是炒黄豆与炒碗豆拼成一盘,总共只值一个大钱,这也难怪王二麻子看不顺眼。 第二批人则是一对中年夫妇,点了几个“五湖居”特有的招牌菜,又要了一壶上好的“胭脂红”,看来是一对舍得花钱的主儿,可是王二麻子还是瞧着觉得别扭。 这倒不是王二麻子的眼光太挑剔了,实在是这一对夫妇搭配得太不般配了。女的穿着妖娆,模样俊俏,两条细细的柳叶眉微张,眉梢淡垂,顾盼间自有一股风流韵态,就连王二麻子这样五六十的老汉,见了这风骚劲儿,也忍不住胡思乱想一番,可见这半老徐娘端的算得上是漂亮,再看这男的,个子矮瘦,五官像是挪了位似的,与“匀称”二字毫不沾边,一条不深长的刀疤自脸上横斜而过,更显得狰狞可怕,不敢恭维。两人站在一起,正应了一句老话——“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这第三批共有五人,有老有少,有俊有丑,一来就叫了一桌子好菜,有山珍海味,有奇禽猛兽,让厨子忙活了好一阵子,可是王二麻子偏偏高兴不起来,这只因为这些人身上都带着兵器,横眉怒眼的,还不知给不给钱呢。 想到这里,王二麻子就站在柜台里面唉声叹气,恰在这时,门口传来伙计的招呼声:“有客来了,楼上请!” 这一拨人只有三位,其中一位正是本镇首富范锋,范锋此人年不过四旬,原先不过是小商贩出身,后来闯荡江湖,一去十年,回到枫叶店就成了大户人家。谁也不知道他这十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勾当,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发迹史,更没有人知道他家里的金银多如山,虽说如此,却没有黑道上的朋友打他的主意。 王二麻子万没想到,以范锋的权势地位,竟然会对同行的两个客人点头哈腰,低声下气。但看同行的这两位,一个矮胖,一个矮瘦,脸上似有几分浮肿,穿着举止也显得一般,除了眼神里偶尔闪出一道精光、显出几分干练之外,其它的地方并无特别之处。 在王二麻子热情招待之下,三人选了靠窗的桌前坐下,点好酒菜之后,那矮胖老者压低声音道:“范兄,看来枫叶店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平静啊!” 范锋一怔,正要抬头观望四周,却听那矮胖老者道:“别东张西望,以免打草惊蛇!” 范锋吃了一惊道:“海老,莫非你认得楼上的这些人?” 矮胖老者冷然道:“老夫知道这三伙人中至少有两伙人是混黑道的,虽然老夫不认得他们,但从相貌兵器上推断,应该不会有错!” 那矮瘦老者淡淡而道:“看来飞云寨和黑白府乃是有备而来,安了心想趟趟这浑水!” 范锋倒吸了口冷气道:“江老的意思是说那一对夫妻竟是黑白府的双无常,而那五个人是飞云寨的连环五子?” “不错!”那矮瘦老者点了点头道。 范锋浑身一震,心中暗道:“怪不得这两个老家这么着急赶来枫叶店,敢情这里有大事即将发生!” 江湖上传言,能够劳动双无常或是连环五子亲自出马的,都是价值万金的大买卖,如今正值乱世,像这样的大买卖已经少之又少,这就难怪双无常与连环五子争这票买卖了。 范锋的眼神似是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那位正在嚼相思豆的年轻人,心里一动道:“此人又是谁呢?假若他也想趟这趟浑水,今天就有热闹好瞧了!”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肥肉就要出锅了,馋得大伙都伸长了脖子,就等着吃上一口,可是肉只有一块,总不能让大伙儿都抢着吃吧!” 说话的人,正是黑白府的双无常,这是一对夫妇,男的使银钩,女的使木钩,仗着一套变幻莫测,威力奇大的钩法,在江湖上大有名气,因这二人下手狠辣,杀人无数,是以人称“双无常”。 “江湖上传言,黑白府的双无常一向蛮不讲理,今日一见,才知传言终究是传言,绝不可靠。你刚才所说的话就很有道理,深得我心,可是我又在想,肥肉既然只有一块,大伙儿又不能抢着吃,那么给谁吃才是最合适的呢?”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连环五子的那一桌传来,说话的正是连环五子的老大金一。 雌无常媚眼一抛,略带磁性的嗓音顿时送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所谓盗亦有道,人在江湖,凡事都要讲个规矩,金老大也不是才出道的雏儿,不会不晓得这个道理吧?” “那就要看是什么规矩了?”金一“嘿嘿”一笑,似乎抱定了后发制人的宗旨,想看看双无常打的是什么主意。 “当然是先来后到!”雌无常笑道:“这票买卖我们已经跟了四、五天,行程数百里,当然不想有人横插一杠子!” “你若这么说,我就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了!”金一淡淡而道:“既讲规矩,你就不该忘记还有‘见者有份’四个字了!” 雌无常笑了,笑得很甜:“我记得以前也有同道和我们夫妇说过这四个字,你知道他们最终的结局吗?” 金一悠然而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一个胃口好的人,通常都会被噎死!” “啪……”他的话音还未落下,雄无常已拍案而起:“金老大,你别以为你们人多,老子就怕了你们,既然你想在我们夫妻嘴里抢食吃,就先问问我手中的银钩答不答应!” 除了金一外,连环五子同时站起,纷纷亮出兵刃,怒目横对,大战仿佛一触即发。 “不可轻举妄动!” 金一挥手示意自己人坐下,微笑而道:“我们都是为了求财而来,不是为了跑来免费杀人的,黑白府、双无常,这名头在江湖上也叫了十几年了,钩法精湛,杀人无数,要杀我们连环五子还不是小菜一碟,不过,就算你们杀得了我们,你们想过没有,这票买卖你们就一定吃得住吗?” 他这最后一句话正好说到了双无常的心坎上去了,这几日来他们夫妇二人得到消息,一路跟踪下来,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手的原因,就在于对方人手实在太强,他们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 雌无常是何等聪明人,金一这番话一出口,她已隐约猜出了对方的意图,与雄无常对视一眼,这才试探着问道:“若是我们双无常都吃不住的买卖,只怕连环五子也未必吃得住吧?金老大,你说我说得对吗?” “不错!”金一点头道:“这话一点不错,与其你我都吃不着,何不联手起来,一人一半!” 雌无常盯了金一一眼,淡淡而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一人一半,总比什么都得不到要强,可是你们连环五子在江湖上的信誉实在太差,很难让我们夫妇相信你们的诚意。” 金一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对方近乎嘲讽的措辞,缓缓而道:“信不信由你,可时间不等人,如果我估计不差,再过一个时辰,那笔买卖就要从这楼下经过,到时你再决定,只怕就迟了!” 雌无常咬了咬牙道:“好!我答应你,若是你们事后反悔,可别怪我们双钩无情!” 金一笑了起来道:“双无常既然如此爽快,我们连环五子也不是做作之人,你尽管放心,你我既然联手,看来这块肥肉是吃定了!” 双无常与连环五子无不大笑起来,脸上甚是得意,仿佛一切已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一般。 “只怕未必!”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角落传来,众人一惊之下,循声望去,却见那位嚼着相思豆的年轻剑客已站了起来。 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气度雍容,自有一股威严的气质。当他站起来的时候,雌无常的眼睛陡然一亮,似乎这才发现对方竟是如此的潇洒,举止间透出一种风流倜傥的魅力。 “阁下高姓大名?”她虽是半老徐娘,但声音依然不失嗲劲,不失风骚,听得雄无常眉头一紧,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在下不过是一个浪迹江湖的浪子,四海飘泊,居无定所,是以从不以姓名示人。诸位若嫌称呼上有所不便,就叫我‘无名’吧!”面对双无常与连环五子咄咄逼人的目光,年轻人似乎浑然不觉,淡淡而道。 “敢问一句,无名兄弟孤身一人到此,莫非也是看上了这票买卖?”雌无常上前一步,媚眼乱抛,身如杨柳扭动着,透出万种风情,但她的手却一点点地伸向腰间的木钩…… “这票买卖价值数十万,的确是一桩惹人眼红的买卖。”无名笑了笑,却摇了摇头道:“但我却不是为此而来,我千里迢迢赶到这枫叶店,干的是杀人的买卖!” “你是一个杀手?”雌无常面对对方如此冷静的应对,心头一跳,问道。 “不错!”无名冷漠地道:“我从不免费杀人,一条人命在我的手里,可值十万!” 他显得十分孤傲,说话间透着一股极度的自信,不知为什么,任何话到了他的嘴里,都让人觉得毫不夸张。 “你莫非看中了我们中间的某一个人?”雌无常的手已握住了木钩,冷冷地道。 “黑白府双无常与飞云寨的连环五子,的确是黑道上顶尖的人物,天下间想要你们的脑袋的人,纵然没有一千,亦有八百,不过,我看各位的脑袋距离十万之数,似乎都还差点!”无名此话一出,众人虽然听得并不入耳,但每一个人,都舒缓了一口气,悬着心顿时放了下来。 刚才还是一触即发的紧张态势顷刻间化为无形,楼上的气氛随之轻松了不少。 “这么说来,你杀你的人,我们做我们的买卖,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金一微笑着站起来道。 无名却坐了下来,摇了摇头道:“金老大如果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们可知道,这票买卖的正主儿是谁吗?” 他这一问正好问到了双无常与连环五子的心坎上,无论是双无常,还是连环五子,都是在短时间内得到消息,随即赶来,谁也不清楚对方是谁,有什么来头,只知道对方此行车中所载的货价值不菲,干下这一票,足可以逍遥一世。 是以,众人的目光全都盯在无名的身上,都想通过无名的嘴来解开自己心中的悬疑。 无名的眼芒缓缓从楼上众人的脸上划过,就连范锋三人也不遗漏,然后才一字一句地道:“他就是当今西楚重臣范增!” △△△△△△△△△ 无论是张良,还是陈平,在他们的记忆中,纪空手总是那么悠然恬静,从容不迫,始终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可在这一刻,他们眼中的纪空手竟然是一脸莫名的恐惧。 这种恐惧来自于联想,来自于歇斯底里的内心,发自于肺腑,让每一个人都深深地感染上这种情绪,以致于谁都没有回过神来,头脑在刹那间竟呈空白。 纪空手心里虽然惊惧,却十分清楚,知道此时时间可贵,再有一丝的犹豫,只怕自己的卫队就会全军覆没。 “呀……”他别无选择,只有在刹那间将全身劲力提聚于掌心,双掌互动间,一股螺旋气劲卷向站在身外数步之外的张良与陈平。 他出手之快,根本不容张、陈二人有任何的反应,两人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却又有质的大手托起悬空,飘然落向石梯两边的峭壁之上。 张良人一落地,惊魂未定间,一眼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这才陡然明白了纪空手何以惊悸的根源。 但见那石梯之上,滚动着成百上千的圆石与滚木,一个紧追一个,连绵不绝,每一个圆石和滚木都重逾千钧,借着山势飞速而下,仿佛那流泻的飞瀑,根本不是人力可以阻挡得了的。 而纪空手与他的卫队此时正置身于一段两边都是峭壁的石梯之上,无论是进是退,都难逃一死,倘若求生,就只有从峭壁而逃,若非纪空手已有警觉,只怕谁也难以逃过此劫。 “轰隆隆……”说时迟,那时快,一瞬之间,圆石滚木已如奔马俯冲而下,眼见就要撞上纪空手时,纪空手暴喝一声,整个人竟直直升空丈余,双脚正点在转动不已的滚石之上。 他此时劲透双腿,如风车般向前直蹬,频率之快,竟然超过了滚石之势,他更像一个高明的杂耍大师一般,显得冷静而镇定,洞察着周围的异样动静。 如此之多的圆石滚木从山顶滚下,绝非平白无固,而是人为所致,而且要想在短时间内备好成百上千的巨石树木,显然不行,可见对方是有备而来。 “敌人是谁?”纪空手心中突生一大悬疑。 便在这时,“嗤……”地一声弦响,隐没在山摇地动般的响声之中。 一片密林处骤起狂风,风过处,草叶为之中分,一道快逾流星的寒芒破空而出。 暗箭!出奇不意的暗箭! 此箭一出,势如风雷,虚空中暴闪出无数股急转不停的气旋! 这更是一支夺命的箭,它以无比精准的准头及变幻莫测的行进路线,直罩向纪空手的面门! 此时的纪空手,处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这暗箭固然凌厉,这圆石滚木固然霸烈无比,但对纪空手来说,还不算是最致命的。真正致命的东西来自于他自己,来自于体内的心脉之伤。 吕雉曾言:“心脉之伤并非是不治顽症,只要调理得当,你修半年一载,未尝不可全愈,但在这段时间内,切不可妄动真气,否则,就有危及生命之虞!” 吕雉身为听香榭的阀主,其药石手段已是世间少有,是以,她所下的结论,绝对正确无误,可是,在这紧要关头,若是纪空手不动真气,岂非死路一条? 认识纪空手的人,都说他生性随和,性情恬淡,可以随遇而安;但了解纪空手的人却知道,这只是纪空手外表的一面,其实在他的骨子里,在他的内心深处,永远涌动着一种叫做“傲骨”的东西。 纪空手坚信,人可以没有钱,却不能没有傲骨,活着就要像雪莲一般,绽放在冰天雪地之中。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补天石异力在瞬息之间提聚,奔涌在自己脆弱的经脉之中。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他选择了一个辉煌的人生结局。 “轰……”强势的劲力顺腿而出,撞向飞奔而来的一块巨石,碎石横飞,烟尘弥漫间,纪空手借着反弹之力,整个人向上翻出一道精确的弧度,堪堪躲过暗箭的偷袭。 与此同时,他的人已落在峭壁之上,回头看时,只见自己的贴身卫队已伤亡大半,石梯之上,到处是一堆一堆几成肉酱的尸体,乌红的鲜血化成小缓,染红了这一级级的青石梯。 面对这种惨状,纪空手的心里充满着极度的悲愤,同时也激发起他胸中的熊熊战意,无论对手是谁,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他都将与之一战! 他的眼芒缓缓划过那些惊魂未定的战士的脸庞,也从张良与陈平的脸上缓缓划过,这些都是他的朋友与战士,他没有理由不为他们而战。 “公子,你的伤……”陈平看到了纪空手眉间透发而出的那道杀气,心头一惊,低声劝道。 “公子,今日的局势不利于我等,不如先退一步,他日再卷土重来也不迟!”张良也劝道。 纪空手淡淡而道:“我这一生中,一向以智计胜人,从不逞匹夫之勇,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他凭空问起这么一句话来,让张、陈二人都为之一愕。 纪空手顿了一顿,自问自答道:“这只因为我始终觉得,人之所以能够凌驾于万兽之上,主宰天地万物,就在于人有头脑,可以思想,若是斗勇斗力,人是根本无法与猛虎蛟龙相比的。可是此时此刻,我突然觉得,人若是太会思想了,难免就会瞻前顾后,那样活着未尝不是一种累,所以今日在这千步梯上,我绝不会再退缩!” 纪空手的话既已至此,张良与陈平只有默不出声,不过,他们已经拿定主意,就算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纪空手的生命。 他不再理会张良他们,也不再为自己死去的战士感到悲痛,他要抛去七情六欲,进入到“守心如一”的境界中去。 要做到真正的“心中无刀”,单是弃刀还不成,弃刀只是一种形式,要练成真正的“心中无刀”,即使有刀在手,它也只不过是一种杀人之器,而刀不在手,它的锋芒却能无处不在,往往杀人于无形。 这种境界说起来容易,要真正做到却又是何等艰难,古往今来,普天之下,真正可以做到“守心如一”的人又有几个呢? 纪空手也无法做到,“守心如一”的境界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但他可以静心,以一种沉稳的姿态面对强敌。 细雨依旧,仿佛给这个天地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使得眼前的景物都变得朦朦胧胧,如诗如画。 清风依旧,卷送着泥土的清新气息,卷送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却给这天地平添了一份肃杀。 淡若云烟的杀气,如雨如雾,弥漫在这片山石草木之间,一切显得是那么静寂,仿佛刚才所发生的只是一种幻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嗷……”纪空手突然仰首长啸,如一头出没在荒原的孤狼,对着落日的余晖狂啸一般,其声直穿云霄,可以裂石穿金,久久回荡在山谷之中,自有一股不可抑制的豪气。 他随手拾起了把战士所遗弃的钢刀,吹去刀上沾染的一点血珠,然后沿着滚木圆石留下的道道残痕,踏级而上。 千级石梯上的杀意越来越浓,人声俱静,鸟兽无鸣,惟有纪空手踏在石梯上的“咚咚……”脚步声好似擂响的战鼓,让人感到阵阵杀气。 风寒,雨寒,刀意更寒,纪空手紧握的钢刀上,竟然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珠,那晶莹剔透的冰珠里,渗出一种血红,与钢刀的冷硬构成一种惊心莫名的邪异。 他傲然而行的身影一步步登高远去,每一个目送他的人,心中都想到了四字:勇者无惧! 当他踏过最后一级台阶之时,眼前是一片残垣断墙,让他蓦生心寒之感。 刚才还是越来越浓的杀意,竟然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杀意只存在于千石梯上,这种诡异的现象并没有让纪空手感到吃惊,反倒在他的意料之中。 纪空手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对方有多么强大,他们很神秘。但不管怎样,纪空手却看出对方绝对不是一般的高手,他之所以直进不退,其实并非想逞一时之勇,而是他不想失势,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失去气势,就等同于自杀。 然而不退反进,并不意味着生机的出现,至少迄今为止,纪空手的内心如弦紧绷,一点也感觉不到轻松,倒是他手中的钢刀乍现出一匝流彩,给隐现乌芒的刀身镀上了一层流动的杀气。 他再踏前五步,钢刀自后向前绕弧,换了一个角度,斜出,就在每一个人都认为他会停步不前时,纪空手动了! 他动了,并非用刀,而是用拳! 虚空之中顿时乱成一团,气流狂涌,乱石激飞,本是下坠的雨丝被打乱了程序一般四溅飞窜,朦胧之间,天地仿佛变得模糊起来。 虚空乱了,但拳风不乱,铁拳疾行空中,瞄准的是一段长约五丈的残壁。 他莫非疯了?这只是一段用青石筑成的墙壁,他何以要将它轰倒呢? “轰……”强劲的拳风轰击在石壁之上,竟然击穿了一个尺长的大洞,墙体震晃之下,轰然而倒。

这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对方不敢与己同归于尽,这种赌法风险极大,但对纪空手来说,已经别无选择,否则他只有在被动中受制于人,根本不可能有取胜的机会。 这场豪赌,不仅赌的是勇气,而且赌的是智慧。纪空手已从凤栖山的话中明白对方并不想置自己于死地,这对纪空手来说,就已足够,敌人对自己既然心存顾忌,以纪空手一贯的行事作风,当然不会轻易错过。 所以他必须赌这一把,不仅要赌,还要赌得坚决、果断。 他的钢刀一颤间,顿时让凤栖山与凤不败都猛地吃了一惊,谁也没有想到纪空手竟然不以常理出招,采取的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对凤栖山与凤不败来说,无论他们临战的经验有多么丰富,无论他们多么富于想象,他们都绝对没有想到纪空手会使出这样的一招险棋,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位位极人臣的汉王已不再是问天楼阀主刘邦,而是出身市井的纪空手。按照他们固有的逻辑,刘邦此时权柄在握,荣华富贵集于一身,绝不会舍得放弃这好不容易到手的一切,更不会求死! 这的确是人性的弱点,就算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也通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凤栖山与凤不败的推断当然不会有错,错就错在他们并不知道此刘邦已非彼刘邦,心性恬淡的纪空手若会以常理行事,他就不是纪空手了。 如此惊变令凤栖山与凤不败都出现了一丝下意识的犹豫,犹豫的时间足够他们算计利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剑一旦到位,的确可以制服对手,但他们的速度再快,也无法再挡击纪空手那柄飘忽的钢刀,因为那所要付出的代价必是他们的身家性命。 没有人可以视生命如鸿毛,即使凤栖山见惯生死、历经沧桑,但当面临生死抉择之时,他也会义无反顾地求生忘死,更不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别人的生命,即使此人的生命昂贵至极。 于是,他近乎出于本能地将剑一斜,整个人横移了三尺,带动着凤不败的剑去格挡钢刀的攻势。 纪空手心头一松,知道自己在这场豪赌上赢了对手。这个世上,有人可以将钱财视如粪土,却没有人将自己的生命视若无物,这个道理纪空手很小的时候就领会了,是以,他坚信这是一个不败的赌局。 就在凤栖山与凤不败出现刹那间的犹豫之时,他们的气机立刻出现了一道极小的裂缝,仿佛绷裂了一般,气势为之减弱。 这是一点破绽,虽然只有一点,而且稍纵即逝,但纪空手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是他惟一取胜的机会。 “哧……”刀锋中突然喷出一道如烈焰般的精芒,以电闪之势迅速切入那道裂缝之中,虚空中顿时响起撕烈空气的暴响。 “呀……”喧嚣的虚空中,传来凤不败与凤栖山的两声闷哼。 纪空手一刀破了敌人夹击之势,身上承受的重压顿减,在未失先手的情况下,他的心境在刹那间一片空明,更将自己的意念融入刀气之中,仿佛普天之下,除了他手中的那柄钢刀之外,再无他物。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境界。当纪空手进入到这种境界中时,他觉得这虚空竟然静寂无边,犹如鬼域。 任何气机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灵知如千万条无形的触手,深深地感知着这虚空中的一切动静。 面对这一切,凤栖山与凤不败对望一眼,都感受到了一股如山般的压力迫顶而来,虽然他们的气血尚在浮动之中,握剑的虎口犹在滴血,可是他们心里已十分清楚,不动只能是坐以待毙。 于是,他们出手了,凝聚全力放手一搏,虚空中已是一片狂潮。 如潮水般的剑气滚滚而来,纵算纪空手占到先机,也只有一退再退。 纪空手的身形退得很快,如鬼魅般飘忽不定,退到第十七步时,他突然发觉,自己已是无路可退。 因为,他已退到了一段悬崖边上,悬崖之下,就是那水波不止、高深莫测的冰瀑潭。 △△△△△△△△△ 同样是一把铁扇,摆出的却是全攻的架式,与海江的铁扇互为犄角,构筑起一连串让人窒息的攻势。 无名知道,江海出手了,这既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也是意料以外的事,他早就算到江海必定会出手,却想不到江海的出手会如此之快,如此的隐蔽,以致于他心生警兆之时,已身陷双扇的夹击之中。 满楼的人惊呼起来,火四更是叫骂了起来,谁都可以看出,无名的剑法虽高,未必就能躲过胖瘦使者这致命的一击。 骂声不足以让江海收手,事实上,他一直观望着无名与海江的交手,之所以迟迟不动,就是为了等待一个绝佳的时机,当机会来临之时,他没有理由放弃。 不仅如此,他甚至凝聚了自己全身的功力,大有一举毙敌的决心。铁扇漫天飞舞,杀气弥漫了整个虚空,无论从哪一种角度来看,无名似乎都死定了。 江海忍不住笑了,的确,眼看着猎物掉入自己早已设下的陷阱之中,他没有理由不笑,可是就在他笑得最灿烂的时刻,他蓦觉腰间一痛。 江海心惊之下,只觉得半边身子已经麻木,颓然跌倒地上。 偷袭来自于身后,而江海的身后,只有范锋。 这是谁也料不到的结局,出手的人竟是范锋,无论是江海,还是海江,都没有想到范锋是个奸细,是以,才会让范锋轻而易举地得手了。 海江骤闻惊变,暴喝一声,铁扇一振,快若电闪。 范锋的心中虽惊,脸色却丝毫不变,手中的剑一旋,直指江海的咽喉,仅距三寸距离时,才戛然凝在虚空。 海江心里明白,只要自己再进一步,范锋的剑就会刺入江海的咽喉,他与江海情同手足,有着数十年的交情,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刻,难免投鼠忌器。 就这么一犹豫,他陡感背部一寒,无名的剑锋已然刺入他的肌肤之中。 海江情知大势已去,以无名的剑法之精,出手之快,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轻叹一声后,“当”地一声响,他的铁扇掉落地上。 这一切来得突然,去得同样突然,其间一波三折,充满悬念,看得双无常与连环五子目瞪口呆,心中骇然不止。 无名看了一眼范锋,淡淡地笑了。 范锋抱以同样的微笑。 “我来枫叶店前,有人告诉我说,五湖庄里有内应,所以我一上楼来,就刻意留意着楼上的每一个人,却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你!”无名看着范锋犹在滴血的剑锋道。 范锋显得非常平静,淡淡而道:“所谓十年磨一剑,我只是略尽人事而已!” 海江无名火起,“呸”地一声道:“老子瞎了眼了,竟然没认出你是个卧底,想当年你只不过是一个混混出身,若非阀主抬举你,哪来今日的风光?” 范锋冷冷地看了海江一眼道:“的确如此!如果不是阀主抬举,我范锋充其量只是个混混,哪来今日这般风光,但我所说的阀主,不是项羽,而是问天楼的卫三先生,承蒙他老人家教授武艺,又曾在当年救我一命,所以范锋无以为报,甘作卧底!” 海江这才知道范锋底细,想到他与江海竟然栽到一个无名小卒手里,不由气血攻心,差点晕了过去。 其时正值五阀相争,相互间互派卧底的事情层出不穷,海江身在流云斋数十年,所见的卧底不下百人,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范锋这样的卧底。范锋其人,就像是棋局中高手所下的一招闲棋,看似无用,但一到关键时刻,就能发挥出他应有的功效。也往往是这样的人,不动则已,一动就给予敌人最致命的打击。 像这样的卧底,究竟还有多少呢?海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有范锋这样的一个卧底,已足以让他功亏一篑,命丧黄泉! 范锋并没有理会海江一脸丧气的模样,而是深深地向无名鞠了一躬道:“我的剑法远不及公子,今日能够得手,纯属侥幸,是以接下来的事情我是有心无力,这就先行告辞了!” “你要走么?”无名关切地问了一句。 “我必须走,枫叶店已不是我久留之地了!”范锋淡淡一笑,突然剑光一闪,一道白光正从江海的咽喉中划过。 带着血珠的剑锋,带着杀气的范锋,都已飘然而去,没有带走的是满楼弥漫着的浓浓血腥,目睹着这一切,海江的心里已经多出了一种惊惧。 他知道,只要无名的剑锋再刺入三寸,自己必然与江海是一样的结局,虽然自他踏入江湖以来,就料定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可是当这一天终于到来之时,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承受不起。 袭人的寒气侵入肌肤,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你是问天楼的人?”海江似乎心有不甘,他明知自己将死,却不愿意糊里糊涂地死去,是以问道。 “不!”无名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你莫非就是龙赓?”海江的眼睛陡然一亮,因为对他来说,如果死是一种别无选择的结果,他更愿意死在高手的剑下。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在无名身上,因为有关龙赓的传说,他们都有所耳闻,即使海江不问,他们的心里也存在着同样的悬疑。 无名显得十分平静,缓缓而道:“不!我就是我,一个杀手而已!” 无名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低头倾听了一会儿,缓缓地抬起头来:“范增来了!” 楼上的众人无不一惊,便在这时,一阵马蹄车轮之声隐约传来,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晰入耳。 “范增既然来了,你也该去了!”无名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分明有一种落寞。 血光飞溅之间,海江砰然倒在血泊之中。 △△△△△△△△△ 冰瀑潭就在百叶庙边,四面全是悬壁,高达百尺,猿猴都无法攀及,从上往下俯视,就仿如一个圆圆的铜境,水波不兴,犹如一潭死水。 但它绝不是一潭死水,人站悬崖之边,可以隐约听到飞瀑下落的隆隆之声,那水雾弥漫水面,显得高深之极,让人根本无法测度,凭生一股肃冷之意。 此时的纪空手,仿佛进入了一个两难的绝境,无论是进是退,对他来说,都显得十分困难。 远处不断传来金戈铁马之声与阵阵惨呼,令纪空手心急如焚,他知道,张良和陈平绝不会让他一人孤身作战,必然指挥着卫队,强行进攻,但他们所面对的是当世一流高手,实力之悬殊令他们根本无法与之抗衡,誓死一拼,也是徒然。 纪空手现在惟一指望的是吕雉与红颜的到来,虽然她们是女流之辈,但以她们本身的实力以及麾下众多的高手,当可解今日燃眉之急,问题在于,咸阳至骊山毕竟有些路程,纪空手真的能坚持到她们的到来吗? 这是一个连纪空手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题,然而,他的脸上不显一丝颓废神情,依然是那么沉着冷静,身居乱局而从容若定。 这并不是说纪空手有了应对凤栖山与凤不败的把握,恰恰相反,他已觉得自己的心脉之伤隐隐传来丝丝阵痛,似有发作的先兆,若非仗着纯厚的补天石异力护体,只怕根本无法坚持到现在。 钻心之痛令他的肌肤渗出点点冷汗,甚至湿透了背上的衣衫,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纪空手的忍耐力几乎达到了一个极限,然而,他凭着顽强的意志,至始至终让自己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平和的微笑。 其实,有的时候微笑也是一种武器,此时此刻,对凤栖山与凤不败来说,就是一种无形的震慑,他们搞不懂纪空手何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笑得出来,难道说纪空手真的有所依恃,能从这绝境之中脱困而去? 凤栖山的双剑舞得呼呼生风,犹如两个活动的风车般,凤不败的剑锋拖起一路狂飙,与凤栖山互为犄角,一步一步向纪空手紧逼而去。 既然无路可退,纪空手自然停止了身形,他如山的身影挺立在悬崖之边,就像一株千年古松,迎八面来风依然迄立,顿生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 这是一种睥睨众生的豪气,更是一种俯视天地的大气,它与生俱来地潜藏于人的本能之中,只有当潜能升至极限之时,它才会自然而然地透发出来,给人以无形的震慑。 此刻的纪空手一动不动,但王者所具有的独特气质给了他特有的魅力,即使如凤栖山、凤不败这等倔傲不驯之辈,也戛然止步,不敢压迫过紧。 对立的空间只有三丈,对他们三人来说,无论是谁,要越过这三丈的距离都绝非难事,可此时此刻,这三丈的距离却形如天堑,成了一个谁也不敢逾越雷池半步的壕沟。 刀与剑都悬凝空中,如不动的雕塑,但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却充斥了整个虚空。 如果这种相峙一直能够持续下去,对纪空手来说无疑是一个不错的结果,然而,纪空手的心始终紧绷,根本没有放松的迹象,因为就在他想放松一下神经的刹那,他又感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自纪空手踏上千步梯始,他就一直感觉到有一股无形有质的气机紧锁着自己的心神,这股气机从何而来,纪空手不得而知,但他却感知到这股气机似乎与自己体内的补天石异力同出一脉,丝毫不显排斥的迹象。 这种异象不仅让纪空手感到困惑,而且让人感到吃惊,当他想起刚才与凤栖山的对话时,他的头脑突然间灵光一现。 ——韩信!只有韩信才具有与他同属一脉的补天石异力! 也就是说,韩信人在暗处,其实一直在关注着自己。他想必与自己也有相同的直觉,不敢确定自己究竟是刘邦还是纪空手,是以才迟迟没有出手! “龙藏虎相,李代桃僵”,这是一个亘古未有、计划缜密的惊人之作,以纪空手的智慧,若无五音先生的点拨,他也绝不敢策划实施,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一环紧扣一环,不能有半点疏漏,一旦有点失误,很可能引发通盘皆输,是以,惟有真正大勇大智者,才可以将之操纵自如。 以韩信的智计,也非寻常之人可比。也许他有这样的猜想,这样的困惑,但他绝对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这样的一个计划存在。 然而,不管对方是谁,韩信都必须出手,只有将此人擒下,他才有可能得到凤凰的下落。 他此时身为数十万江淮军的统帅,辖数郡之地,竟然甘冒奇险,千里迢迢赶到关中,这只因为凤凰是他的最爱,他不能容忍别人用他的女人来要挟自己,以致于让自己不能放手一搏,争霸天下。 凤凰在他心中的地位,的确是任何女人都不可取代的,凤凰长得很美,但绝不是最美,比她美的女人并非没有;凤凰富有女人独有的魅力,但绝不是妖媚,比她风情万种的女人不在少数。但不知为什么,韩信就是不能将她忘却,越想忘却,越是思念,仿佛她的一颦一笑总在眼前。 以韩信的为人,为了权势利益,竟然连自己最好的兄弟也敢背叛,按理来说,他是很难对自己的感情始终如一,更不要说忠诚二字。然而,他独独对凤凰的这段感情,却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难道这真的就是一个“缘”字吗? 这看上去无法解释,更无理可寻,其实细究起来,韩信认识凤凰是在问天楼的刑狱地牢中。其时的他,不过是一个市井里的小混混,又身陷牢狱,正是人生最落魄的时候,突然遇上凤凰这样一个美丽而高贵的少女,由不得他不情窦初开,萌生爱意,将自己全部的感情寄托在她的身上。是以,在他的心里,已经将凤凰视作了自己情感的港湾,更将她看成了自己的另一半。 那是他的初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初恋都是最美好的,韩信当然也不例外。也许正是他幼年失去父母之情,少年又失兄弟之义,所以他才会将自己对凤凰的爱看得弥足珍贵,甚至是自己生命中的惟一。 这听起来似乎很可笑,但人性本就如此。人的思想往往是矛盾的结合体,有的时候无法用任何道理去解释,好比一个祸国殃民的大奸臣,坏事做尽,却偏偏是一个尽孝之子一般,谁又能测出这人心之深、人心的变化无常呢? 正因为凤凰是他的最爱,是以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完全制服对手的机会,他才会出手。 因为,他不想给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 当纪空手再一次用自己的灵觉去感知韩信的气机时,他的心开始往下沉,他不得不承认,今日的韩信,已不再是当年跟着自己骗吃混喝的韩信了,单是韩信这淡若无形却浑厚无比的气机,就已经进入了当世绝顶高手的行列,而且,韩信迟迟不动,说明他非常冷静,绝不冒失。 纪空手心里明白,高手相争,不动远比动更为可怕。动则有形,不动则静,让人根本无法测度他下一步的行径,而一旦行动,必是雷霆一击,绝对有着必胜的把握。 纪空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企图平缓一下自己的心情,然而就在此时,他再一次感到了从心脉上传来的钻心之痛,气机为之震动了一下。 就只一下,他已经感觉到那股气机同时动了。 他明白,韩信终于要出手了,虽然他不清楚韩信的藏身之地,但他已感觉到了那无处不在的剑气…… 他强敛心神,将全身的劲气提聚于掌,等待着,等待着自己今生最大的强敌…… “呼……”一股龙卷风骤起,不知始于何处,迅速席卷了这片虚空,风过处,形成一段宽约七尺,长达数十丈的真空,没有雨丝,没有空气,只有那无形却有质的沉沉压力。 草叶连根拔起,残瓦碎石在旋动中激涌,使得这段空间朦朦胧胧,如海市蜃楼,显得一点都不真实,虚幻得犹如传说中的地狱。 纪空手的刀横在胸前,心动的一刹那,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在晃动,细微得让人几不可察。 他几乎要怀疑这只是自己紧张时产生的一种幻觉,然而他没有,因为此时他的心境就像是一口水波不兴的古井,一粒细微的尘土坠落其中,都会引起一道道涟漪。 心中无刀是武道一种至极的境界,心中无物则是佛家所追求的禅定境界,难道这一刻间,纪空手已经堪破生死? 他不知道,他也无法知道。他只知道眼前的凤栖山和凤不败都只是一种幻象,一个幌子,真正的杀机其实就暗藏在他们身后的那段真空之中。 “哧……”一道旋风平地而起,聚卷着草叶瓦石,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在原地飞速旋转,它每转动一分,天色就渐暗一分,当它旋转到一个极限之时,陡听一声爆炸般的惊响,整个山峰都为之震颤。 “呼……”从球体中间跃出一道耀眼夺目的白光,划亮了这暗黑的天地,白光过处,大地两分,裂开一条深达数尺的巨缝,泥土如波浪翻卷,气旋若潮水漫涌,直涌向纪空手的立足之地。 一剑之威,竟然惊天动地,苍穹变色,纪空手的脸上的笑容也变了颜色。 他的心中一片骇然,根本没有想到韩信的剑法竟精湛如斯。剑道,其实就是天地之道,韩信的每一个动作都暗合天地的节奏,的确是领悟到了武道极致的境界,是以,一剑动,天地俱动,剑中已暗藏天地之威。 纪空手这才明白,即使自己不受心脉之伤,也未必是韩信的对手,虽然他与韩信都受益于补天石异力,但武道一向讲究专心,正因为自己心计奇高,智谋过人,所思所虑过于繁杂,不及韩信那么一心钻研武道,才会渐渐落了下风。 然而明知不敌,他也绝不放弃,因为他对韩信之恨,深可入骨,绝不容忍韩信当年对自己的背叛。他性本恬淡,一生豁达,可以容忍敌人对自己的无情,可以容忍部属对自己的不忠,却容不得自己最好的朋友对自己的不义。因为,这是一段他付出了太多的感情,这是一段他用真心铸就的友谊,一旦成空,竟成难以割舍的遗憾。 是以,他必须一战! 长刀斜立,如战旗飘扬,他的整个人如磐石般傲立不动,衣衫与长发飘飞,构成一幅极富动感、意境深远的画面。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