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多宝六合专家 > 关于文学 > 相差也是爱,订做娃他爹

相差也是爱,订做娃他爹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07

图片 1 小然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爱上他。他不高不帅,没钱没势,平凡的像一株小灌木。他叫罗,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而小然自己,漂亮,苗条,工作好,追求者也多,可他总觉得心里有一个影子,那就是罗。她觉得只有跟罗在一起,心情才最舒畅。他不会刻意讨好她,都是本色相处,却让她觉得踏实。
  
  对于她跟罗,父亲沉默不语,不发表意见,母亲极力反对。
  
  嫁给郑的时候,她是恍惚的,她不敢去想罗,也害怕见到他。日子平静地过着,她尽力去适应,试着用心去爱上郑。
  
  罗交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儿,叫佳男。佳男算不上漂亮,但是朴实,善解人意,一看就是善良体贴的类型。小然每次见到罗牵着她的手过马路的时候,心都是酸的。
  
  郑对罗的情况了解一点,他觉得罗对自己根本造不成威胁,他相信自己,相信小然。他喜欢小孩子,可是小然却总是说不要,商量的次数多了就说再等几年。
  
  她没想到会在医院遇到佳男,看到她有些憔悴的样子,小然竟然有些心疼起来。原来佳男在与罗认识之前,就常常感觉身体不舒服,是罗的爱情,让她逐渐好转,性格也开朗了许多。最近也许是太累的原因吧,总是感觉到周身困乏。所以趁罗不在,自己悄悄来检查。
  
  “小然姐,你哪里不舒服了?还好吗?”
  “可能有些感冒,没什么事儿。”
  “噢。”
  “罗最近的工作还顺利吗?”
  “嗯,现在他做着两份工作。”
  
  小然总觉得想吐,好象有些怀孕的迹像,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真的是怀了宝宝,她必须打掉。尽管她的心是痛的。她怕,她怕她跟郑无法走到最后。她怕她一冲动会跑去找罗。
  
  佳男走的时候,是秋天。因为有罗无微不至的爱,她很知足,所以走得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而小然也终究没有打掉孩子,她觉得其实佳男是幸福的,因为她睡在了恋人的怀里。
  
  孩子三个月的时候,她又见到了罗。此时的罗事业已有了明显的起色,但是却依然形单影只。
  “还一直放不下佳男吗?”小然有些怯怯地问。
  “不是的,我并不爱佳男,但是我了解她的病,所以想给她她想要的爱情。”
  “哦……那还没有中意的吗?”
  罗无奈的笑了一下,差开了话题。“宝宝长得好白,眉毛像郑,眼睛像妈妈。”
  
  小然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罗的心里只爱过她。他们两年多的恋情,虽然没有抵得过现实的的阻力,但在心里依旧蔓延着。
  
  从此,他们彼此再也没有见过。为了爱,他选择了离开。

  我们原来可以好好的生活的,就是因为彼此的欲望怨恨太多,才有了这样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也许爱情这个问题像人类其他的问题一样,永远的没有答案,所有才有了爱情中的男女永不妥协的追求与永无止境的疑惑。只是,这个过程太孤独。
   —写在前面
  
  “去死吧!王八蛋,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李小然歇斯底里的冲那个正在疯狂的揪着她的头发,打他的那个男人叫喊着。可是她却无法挣脱这个男人,情急之下,一脚踢在了那男人的隐私之处。男人一声叫喊,松开了手。李小然逃脱了。然后抓起包跑下楼去。
  到了楼下,李小然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儿,她流着泪头也不抬说了声,去酒店。到了酒店,进入房间,她看着镜中陌生的唇角流着血的人,再一次流下泪来。她恨透了这个疯狂的恶魔,这个她本该叫做老公的男人。
  脱下衣服,洗澡,擦拭嘴角,洗去脸上的泪痕。穿上衣服。走出酒店。又拦下一辆出租车,她要远离这个地方。对,远离这里。然后抬起头对司机说,去机场。
  到了机场,买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是的,她要去杭州。其实,杭州并没有她要投奔的人,只因为她一直向往江南水乡的幽静,她只想让她人生的最后一站停留在那里。
  两个小时的航程,终于到了杭州,她先住进了一家客栈。然后开始她漫无目的为期一周的最后旅行。
  走出客栈,走在街上时,虽然难掩一身的疲惫与疼痛,虽然难掩眼中的泪光,但是,她还是心带欢喜的。
  然而,蓦然一抬头,她看到了一家旗袍店。说是旗袍店,只是挂着一个量身定做的旗袍店招牌而已。吸引她驻足的并不是这样的量身定做的旗袍店,而是,这样的店里竟然没有一件旗袍。
  于是,李小然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店内只有一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女孩子相貌清秀,身着一袭青花瓷样式的旗袍,头发挽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整个看上去,是那么优雅,又是那么端庄。小小的旗袍店除了丝绸布料,便什么也没有了。只是装修却甚为古朴典雅。配上一身旗袍的女孩子,李小然有一种穿越回古时的感觉。但是,突兀的是一面大大的古铜镜,它安静的立在小店内部,人像映在镜中,略显诡异。
  女孩子看李小然走进店内,微笑着打招呼,你好,我叫小雅。听到这样的招呼,李小然更惊愕了,她第一次遇到这样自我介绍的店主。其实,她没有必要介绍的。毕竟只是买卖关系的陌生人。然而,李小然却对这个女孩儿这样一个古怪的旗袍店好奇了起来。
  “呃,你这里怎么没有一些旗袍的样式呢?”李小然好奇的问。“呵呵,我这里是专门为顾客量身订做的,这还要看这位顾客的气质,身材,三围等适合什么样的衣料,然后,根据这些再专门为你订做独一无二的款式。”那女孩儿似乎看出了李小然心底的黯然与绝望。然后,附耳小然“我这里不光订做旗袍,也订做...人。”“啊!"李小然显然是被惊着了。
  这女孩儿这个店太奇怪了。李小然心想。“的确,还订做人。只要把你想要的人的样子性情所描述出来,我就能给你订做一个真人。”小雅似乎能看懂李小然的心事。
  没错,小雅是一个魔幻师,她能看懂人的心事,她能为你订做你想要的任何旗袍,也能为你订做一个人。但是,小雅只给有缘人订做真人,但只给情感破损的人订做。而且只订做男人。不可否认,小然就是这样的有缘人。
  李小然怔住了,她是在思考一些什么的。也许,真的可以订做一个人的话,她是可以不用死去的,她的命运也许可以倒转。
  “呃,真的可以订做真人吗?”小然带着疑虑问小雅。“是的,看见这面古铜镜了吗?”小雅指着镜子说,“只要你穿着旗袍站在镜前十分钟,这面镜子,就能记录你的信息,也就是说你的影像就留在了镜中。然后我会提取出来,再根据你的要求,为你订做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他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一生只爱你一人,想你所想,爱你所爱。他会是你最好的伴侣。”
  小然眨了一下眼睛,她是心动了。
  “但是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先订做一身旗袍,你可愿意吗?”小然是一个有着旗袍情结的女子,这样的要求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好,我答应。”小然应允了。“还有,这世上多一个人,就要少一个人,我的意思很明显,我为你订做一个人,这世上就会消失一个人,这个人还必须是你熟悉的,痛恨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你的现任丈夫,你想好了吗?”听到这里,小然惊愕了,这听起来完全像一场谋杀,她虽然痛恨她的丈夫,但是,却没有想过要他去死。现在,如果,她答应小雅订做一个男人,那么,毫无疑问,就会变相的杀死了她的丈夫。她是不愿意的。
  小雅似乎看出了小然的迟疑,只见她嘴角上扬,带着一丝诡异的淡笑着对小然说,“你放心,我们并不是谋杀了他,而是,你看,那面铜镜,我们只是将其封锁于镜中。”小雅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之后的生活中,你与订做的丈夫之间,若有丝毫的不信任,那么封锁于镜中的丈夫就会回到这世上,而订做的丈夫就会死去。你能做到吗?”
  只见小然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我能做到。“好,三天以后你来我这里。”
  然后,小然走出了旗袍店。其实,她还是有一丝疑虑的,她不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可是,其心向死的她又宁愿选择相信。
  三天后,小然依约来到了旗袍店,她的量身定做的旗袍已然做好。也是青花瓷的花样,但却与小雅穿着的不同。小雅说,她最适合的便是青花瓷。穿上它,正合适。小然甚是欢喜。
  “来这里。”小雅指着铜镜对小然说。小然便笑着站到了铜镜前...
  “你好,小然。我是徐晨。”正坐在湖边发呆的小然猛地听到人叫她,很是吃惊。她愕然抬头,看到了一个面带微笑的男子,他那微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小然不禁有些眩晕。然而,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徐晨竟然和陈浩(小然的丈夫)长得一模一样。只是,那眼神那微笑却有着天壤之别。
  这个徐晨一定就是小雅为他订做的人了。虽然早就能预料到,但是徐晨这样突然的出现,还是让她很是不适应。
  但是依然向死的小然还是决定和这位徐晨相处一些时日。
  小然站起来招呼徐晨。嗨,你好。她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红晕。徐晨自然的牵起了小然的手,这让小然的心跳更加的快。两人沿着西湖一直走着,却都不说话。时而会相视而笑。但这让小然觉得很是惬意,这是一个她想象中的安静稳重温和的男人。
  小然开始相信一见钟情了。虽然是相同的皮囊,但灵魂却截然不同。让小然一见钟情的就是徐晨的灵魂。小然想不到一个订做的人竟然比现世中的人要好的多,不,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自然,徐晨的心里只有小然一个,只爱小然一个。只因为他是订做的。然而,在相处了一些时日,在对小然有了很多的了解以后,徐晨更爱这个柔弱而又安静的女人。毕竟徐晨虽是订做的人,但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相处七天后,小然在酒店房间里凝视着窗帘,再转身凝视着正在熟睡的徐晨,禁不住流下冰冷的眼泪。她是如此舍不得这个徐晨。她彻底爱上了这个她订做的男人。那么的彻底。
  但是,被生活被生命被婚姻爱情所累的小然,她想也许她该离去了。于是留下字条:徐晨,我亲爱的人,我要离开了,这个世界真的不适合我。但是,在我生命的最后一程,有你相伴,我知足了。我爱你。小然。
  她再次来到了西湖边,她要在这里结束自己。在这里沉睡,这个美丽的地方。还因为这是她与徐晨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醒来的徐晨找不到小然急疯了一般,却看到了小然的遗书。他突然觉得很害怕。他疯了一般往外跑,他知道小然在什么地方。
  到了西湖边,那个他们遇见的地方,他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小然,徐晨望着在眉宇紧锁的小然,心一阵阵的痛着,他叫着,小然,不要离开我。你知道我爱你,我爱你...然而,还是晚了,他跑到面前时,小然已经纵身一跃。
  徐晨顾不得那么多,也纵身一跃跳入湖中。他是不能没有小然的,因为他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没有了小然,他的世界也就崩塌了。
  幸好他救出了小然,小然也并未离去。徐晨竟然喜极而泣,抱着小然流下眼泪,他们之间的柔情万种,任何一个人也无法了解。
  抱着小然回到了酒店,在那白色宽大的床上,他们第一次水乳交融。狠狠索要着彼此。徐晨一遍遍的说着,再也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哭得像个孩子。小然很是心疼。小然也很后悔当初的决定。她是那么傻。她后悔当初离开徐晨。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生怕一不小心彼此就会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她们决定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的时候,陈浩出现了...
  陈浩是提着一把锋利的刀出现的。小然很害怕,却也有很多疑虑,陈浩不是应该在镜中世界吗?他怎么会出现?他这样一个占有欲控制欲极强的人此时这般出现,他想做什么?
  但是来不及多想,陈浩的刀已经抵在了小然的脖子上。且大骂着:“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这样害我。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了我。如果不是小雅那个女魔鬼死去,镜子碎裂,我就死在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了。贱人,你们都是贱人...”陈浩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在耳畔响着,她只觉得惊悚害怕,她希望此时徐晨不要出现。全然顾不得那么多的疑问。
  可是,徐晨的心里只有小然啊,他们惺惺相惜,甚至徐晨是能感应小然的。他回到了住处。就看到了这让他血管近乎爆裂的一幕。
  徐晨与陈浩扭打在了一起,然而,再强健的体魄也抵不过一把锋利的刀,很快,徐晨倒在了血泊里。“不,不要..."小然抱着徐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小然此时的心已然如灯灭,死去了。就在小然要与陈浩同归于尽的时候,想不到警察闯了进来。
  警察对陈浩喊话,劝阻他放下刀,显然,陈浩也怕了,他缓缓放下了再次抵在小然脖子上的刀。然而,他的动作却让警察误会他要动手杀了小然。就在陈浩放下刀的时候,狙击手的枪,响了。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
  陈浩死了。倒下去的时候,他以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小然。这目光让小然浑身战栗。
  小然想不到她的一念之差订做了一个人,却害死了两个人。
  我们原来可以好好的生活的,就是因为彼此的欲望怨恨太多,才有了这样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如果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该有多好,就算是一个噩梦。然而,这一切竟是那么真实。那么真实。两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不动声色的躺倒在了妖冶的血红里...
  小然只觉心口一阵阵发凉,这凉慢慢的变成了彻骨的冷,这冷渐渐的渗入骨髓,进入大脑,她开始止不住的发抖。于是,小然心如死灰的想,就当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此生,安静的独自活着,再也不会言爱了。
  转过身,硕大的眼泪砸下地面....
  
  
  后记:其实世间哪有小雅这样的魔幻师,哪有订做老公这样的荒唐事呢。我只是想借小雅,告诉爱着的人,爱的时候就要一心一意的爱着,等到失去的时候,再想挽回,再后悔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生命是鲜活的,爱情也是鲜活的,更相同的是,生命与爱情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交代清楚的,真的爱,不是不能获得,它需要你有万分的坚强,与那么一点点的运气。很多在爱情中的人,总是渴望被理解被了解,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会这样的渴望,也许是各自人生的不完满让他们这样。但我能确定的是,所有在爱情中,包括其他的,渴望了解的人,其实都是孤独的。孤独,正是爱情的软肋,爱情的痛处。我预设了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其实,这结局远远不是什么终点,因为,下一个故事不知道正在何处上演....
   如果这样一个血淋淋的故事能换回一些人的回忆,剪掉那些让心灵变得麻木的老茧,让一些人重新感到柔软,也许你会知道生命与爱情原是这般毫无遮拦与多情的。当明白了这个,虽然还是会孤独,但是至少不会那么慌乱而又绝望。

本文由金多宝六合专家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相差也是爱,订做娃他爹

关键词: